北離王世子甦醒的訊息。

在皇城中不脛而走。

而北離王世子醒來的第一件事,便是召集了數位皇城中的世家勳爵子弟飲酒作樂,勾欄聽曲。

禦花園中。

兩個堪稱絕世的女子正坐在玉墩上對弈。

她們兩箇中間的白玉桌上呈著一張棋盤。

隻見棋盤上兩人戰的難解難分,步步緊逼,難分勝負。

幾片雪花飄落在二人身上,點綴著二人絕世的仙姿。

蕭瑟的寒風,並未給二人帶來實質性的影響。

桃花劍仙**上的竹膜白紗在雪花的映襯下顯得愈發潔白。

女帝紗製的黑色長襪則是和雪花形成鮮明對比。

纖細修長的**盤在一起,多了幾分慵懶和隨意。

“桃花劍仙棋藝果然不俗,上一次讓朕這麼爽,還是三年前的時候了。”女帝眉心的梅花硃砂微微緊蹙,眯著狹長的鳳眼,意猶未儘的說道。

也是那個人還留在自己身邊的時候!

“女帝棋藝精湛,領教了。”

桃花劍仙用白淨修長的玉指,緩緩在雪上一筆一劃的寫道。

星眸中,隱隱有些悵然所失。

這百年來,為了打發孤寂,她時常自己和自己對弈。

而她之所以會下棋,就是因為那人生中最快樂的幾天。

那也是她年少時唯一安心的幾日。

少年時常去陪她作伴,給她講故事不說,還教會了她下棋。

可惜,那樣的日子卻再也回不去了。

兩個對弈的人,此時卻各藏心事。

正當棋盤陷入僵局之際。

一道銀鈴般悅耳的聲音響起。

“皇姐,禮部已經開始整頓皇城的教坊司和那些畫舫青樓了。”

隻見九公主洛臨安已然換回了公主的服侍,正一臉憧憬的看著桃花劍仙說道。

少女自打聽聞了桃花劍仙的事蹟後。

就嚮往著能夠成為一個桃花劍仙一般逍遙自在,絕代風華的女劍仙。

今日難得一見,自然是想要看個夠。

而換回粉色的宮裝長裙後,少女身上清雅高貴的氣質一展無遺。

縱然是比之桃花劍仙和女帝洛瑤光也不遜色。

裸露在空氣中的白淨**,充斥著少女的光滑和活力。

“恩,朕知曉了。”聽到自家皇妹的彙報,洛瑤光的鳳眼中帶著些許愜意和狡黠。

很好。

她倒要看看那傢夥還能不能坐得住!

事成之後就翻臉無情,直接詐死脫身,甚至還想要離她而去。

若非她有所警覺,還真要讓那負心人跑了。

這次,她倒要看看他如何逃出她的手掌心!

他以為他天天勾欄聽曲,就能讓她死心了?!

他應該最清楚。

她生來倔強!

不肯認輸!

“北離世子正在召集他的那些狐朋狗友在玉華樓做客,聽說他們待會兒還要去畫舫看那新來的花魁。”洛臨安突然間又想到了什麼,補充說道。

“?!!!”

聽到洛臨安的話語,桃花劍仙和女帝兩個人手中的動作同時停下。

高舉著的棋子捏在手中。

哢擦!

隨著一聲細微的輕響。

兩個人手中的棋子同時化為粉塵,從指縫間緩緩落下,飄灑在白玉桌上。

被那吹來的蕭瑟寒風捲走,消散在天地間。

兩張堪稱絕世的清顏神情平靜,看不出悲喜。

洛瑤光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桃花劍仙,輕聲說道:“說來朕還未曾設宴款待桃花劍仙,這玉華樓是我大乾王朝最好的酒樓,不妨朕今日微服出訪,帶桃花劍仙去那玉華樓共進晚膳。”

桃花劍仙聞言,原本還想著如何托辭離去,聽到女帝的話語,立即用玉指在桌上寫道:“甚好,甚好!”

“咦?!皇姐我也要去!”聽到兩個人的對話,一旁的九公主立即急切的說道。

看了一眼自己的蠢妹妹,洛瑤光沉吟道:“好,但是在宮外,你不許肆意妄來,不然以後你就老老實實待在宮裡,等著嫁人!”

“知道了。”洛臨安吐了吐舌,一臉乖巧的說道。

……

玉華樓是整個大乾王朝皇城最大的酒樓。

隻要你能夠想到的美食和美酒,這裡都有。

所以這裡也成為了皇城達官貴人必來之處。

玉華樓總共有九層。

每一層都極為高大。

第九層名為星辰樓。

取自於危樓高百尺,手可摘星辰。

除此之外,還有著九重天之寓意。

站在九樓俯瞰而下,可以將整個皇城儘收眼底!

而這玉華樓的背後,聽聞則是當今大乾王朝的女帝。

畢竟尋常人也冇有這番膽子,敢用這麼多寓意。

而此時的九樓一處包廂內,則是充斥著歡聲笑語。

“哈哈哈!徐世子前些日子可是嚇壞了我,要是徐世子在我的宴會上出了事情,那我可是要被徐世子那些狂熱的追求者堵死在府中了!”李翰林一臉打趣的看著徐無塵笑道,“而且北離王隻怕非扒了我的皮不可!”

“是啊,徐世子可真是嚇壞我等了,不過好在徐世子身體健壯,龍精虎猛,這麼快就又能出來浪了!”太平候府的林缺一臉笑意的衝著徐無塵敬了杯酒。

“今日難得徐世子醒來,我等當和徐世子好好喝幾杯,然後去那畫舫中看看新來的花魁!聽聞那花魁可是異國人,而且那腰肢,彆提有多細了!簡直說是水蛇腰也不為過!”劉長卿笑吟吟的說道,眉宇間滿是心馳神往。

其他一些世家勳爵子弟也紛紛推杯換盞,歡聲笑語一片。

聽到眾人的話語,端坐在首位之上的徐無塵笑了笑,輕聲說道:“本世子前些日子身體不適,害的諸位擔憂了,先自罰三杯!”

說完,徐無塵便一口氣連飲三杯。

“好!徐世子海量!”

眾人滿是笑意的說道,對徐無塵極為客氣。

徐無塵儼然是眾人的主心骨。

主要原因則是在場的這些人。

大多是一些閒散貴族的子弟,亦或者是某些高官家裡的二公子。

譬如說李翰林就是英國公兼兵部尚書家的二公子,將來並冇有繼承權。

而林缺和劉長卿則是除了個爵位外,隻能當點禦史之類的閒散官。

這也是徐無塵和他們來往的緣由。

他要是敢和那些手握實權的世家公子和勳爵子弟來往,怕是哪天就莫名其妙死在家中了!

“說起來,再過數日,就是那萬國修真大會了,諸位打算前去嗎?”李翰林好奇的問道。

“當然,我家老頭子一直唸叨著讓我去修仙,將來好回來庇佑家族!”

“我家老頭子也是,將資源都給了我大哥,我隻能自己去尋個宗門修煉了!”

眾人立即七嘴八舌的附和著。

“徐世子呢?”

看到徐無塵一言不發,有人好奇的問道。

“我?大概會去看看熱鬨,不過修仙就不一定了,這漫漫修仙路,孤寂無比,哪比得上美酒佳人啊!”徐無塵聞言,略作思索後笑道。

砰!

突然間,隔壁的包廂傳來一聲清脆的杯子落地之聲。

不過在場眾人並未過多的在意。

“哈哈哈,徐世子難道就對那桃花劍仙不在意嗎?”林缺一臉壞笑的看著徐無塵問道。

“桃花劍仙?冇興趣,早就膩了!”徐無塵聞言,擺了擺手說道,“那桃花劍仙可是經常下麵給本世子吃,不過她的腿和麪確實一絕!”

“嘁!徐世子又在說笑了,那桃花劍仙是何許人!”

“是啊!徐世子怕不是昏迷時做了不少胡夢!”

眾人聞言,不禁一陣嗤笑。

雖然說徐無塵身份不凡。

可是那桃花劍仙可是天元界萬年難得一見的絕世女劍帝!

地位甚至不亞於當今大乾女帝!

徐無塵怎麼可能讓那桃花劍仙下麵給他吃!

彆直接賞他個耳光吃就不錯了!

哢擦!

隔壁隱隱傳來一陣破碎之音,似乎有什麼東西化為了碎末。

ps:第三更可能會稍晚些,大概要到12點之後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