洛臨安坐在兩個人中間。

一臉呆萌。

桃花劍仙和女帝正端坐於桌前。

不過兩個人顯然冇有什麼吃喝的心思。

用停杯投箸不能食來形容二人再合適不過。

“北離世子似乎……”洛臨安怔了一怔,然後咬著銀牙,露出兩顆小虎牙極為凶狠的說道,“說的太過分了點!”

這玉華樓的隔音效果本是極佳。

可是不知為何,皇姐卻讓玉華樓總管偷偷撤去了隔音結界。

加上洛臨安也是道門五品的高手。

因此徐無塵方纔那一番話語,她們這個雅間也聽得一清二楚。

“……”

桃花劍仙並未搭話,隻是優雅地端坐在桌前,玉手有些侷促的搭在被竹膜白紗包裹的**上,輕輕的敲打著。

她身前的桌上,正有著少許琉璃杯化成的碎末在紛飛。

星眸中,隱隱有淚光閃爍。

“無塵哥哥……我終於找到你了!”

少女心中有一個聲音在雀躍的呼喚著。

“但是……膩了是怎麼回事呢?”

少女清澈明亮,宛若銀河一般的星眸,出現了些許黯淡。

彷彿快要壞掉一般。

“冇想到,北離世子和桃花劍仙竟然還有一段淵源?”女帝絕美的玉顏上春風拂麵,似笑非笑的看著桃花劍仙問道,“還是說,這隻是北離世子在信口開河?”

聽到洛瑤光的問詢,桃花劍仙隻是輕輕瞥了一眼,並未搭話。

顯然不打算就這個問題進行任何回答。

亦或者說。

少女此時心中想著的都是徐無塵。

再無其他。

……

徐無塵悠然坐在座位上,靜靜地品著美酒。

對眾人的嗤笑不以為意。

方纔他那麼說,除了是在模擬人生中確實享受到了不說,也是為了坐實自己的紈絝身份。

而且男人聚在一起,本來就是要吹牛的。

要不然多冇勁!

況且這好歹是模擬中發生的事情。

至少自己也是真切體驗過的不是!

李翰林笑嗬嗬的看著徐無塵問道:“那這麼說,徐世子對桃花劍仙頗有瞭解咯?”

徐無塵聞言,笑了笑輕聲說道,“這個嘛……本世子隻能說很潤,是個溫柔似水的人兒!”

和林清照同床共枕那幾日,兩個人雖說冇有跨越雷池,卻也相伴而眠。

有時候少女做噩夢,都是在徐無塵的懷抱中入睡。

冇有人比他更懂桃花劍仙的絕妙!

哢!

一聲清脆悅耳的聲響,在隔壁雅間悄然響起。

桃花劍仙坐在自己的座位上。

仙姿清顏止不住的泛起一縷紅霞。

在她晶瑩玉潤,白淨完美的嬌小玉足旁掉著一根筷子。

“很潤是什麼意思啊!”

她本能的感到了羞赧。

心頭卻意外的有些竊喜!

“不可能……這不可能!”女帝的心中則是在不住地否認著。

桃花劍仙固然表現的極為從容,但是剛纔不小心掉落的筷子,顯然不是她表麵那麼平靜!

“這北離世子太過分了!皇姐我過去警告他一番!”洛臨安嘟了嘟嘴,一副替桃花劍仙打抱不平的模樣說道。

桃花劍仙立即用另外一根筷子在桌麵上用靈力寫道:“不必,我方纔隻是因為樓外寒風吹來,一時冇有握緊筷子!”

現在還不是他們相認的時候。

她要在萬國修真大會上,好好地質問一下這個騙她騙的這麼苦的傢夥!

同時在那個時候昭告整個天元界,徐無塵將會是她一生的道侶!

“這樣啊……那我關上窗戶好了。”洛臨安恍然似的點了點頭說道。

“繼續編!”洛瑤光冷冷的瞥了一眼桃花劍仙。

一個道門一品的高手能被寒風吹凍,真當她和自己這個蠢妹妹一樣好騙啊!

……

“哈哈……徐世子還真是會開玩笑!”

“確實,徐世子能不能再詳細點!”

眾人不禁大笑著看向徐無塵。

顯然是將徐無塵的話當成吹牛了!

徐無塵聞言,輕聲笑道:“這可是關乎到桃花劍仙的**和清譽,就算加錢也不行!”

劉長卿笑吟吟的說道:“那徐世子不妨銳評一下當今女帝!自從女帝上位以來,我大乾王朝愈發強盛,頻生福瑞異象不說,還有幸在我朝召開這萬國修真大會!”

徐無塵聞言,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劉長卿,淡然說道:“當今女帝文治武功,以傳萬載。萬世之基,由其而始。”

很顯然,這劉長卿怕不是有意試探自己的口風。

徐無塵自然樂得說點好話。

反正心裡罵那個狗皇帝罵個爽就行了!

“可惜……”不過徐無塵立即話鋒一轉。

“可惜什麼?”李翰林有些好奇的問道。

“是啊!”其他人也立即翹首以盼的問道。

“可惜當今女帝至今尚未納娶皇夫,怕不是那性冷淡!”徐無塵笑吟吟的說道,“不過這倒是我大乾百姓之福!”

那個狗女帝害的他隻能天天待在這鳥不拉屎的皇城裡。

那他就讓那女帝對比一下他們兩個。

究竟是他這夜夜笙歌來的快活,還是她孤家寡人來的舒適!

當然,更重要的是徐無塵為了坐實自己這個紈絝的身份也是煞費苦心!

小小的黑屁女帝一句不僅不會惹來大禍,反而更會讓人將他當成一個紈絝。

他要是太過於謹小慎微,反會容易讓人看出他胸有溝壑,心懷大誌!

“噓!世子小心,這話可說不得!要是被女帝陛下聽到了,說不得要責罰你一番,讓你禁足了。”李翰林立即噤聲道。

“是啊!世子還是當心點禍從口出。”劉長卿也笑眯眯的說道,意有所指。

徐無塵見狀,搖了搖頭笑道:“哈哈哈……不勝酒力一場醉,嘴瓢了嘴瓢了!”

眾人見狀,也不敢再過多議論女帝。

紛紛轉移了話題,歡聲笑語不斷。

砰!

隔壁傳來了摔杯的聲音。

洛瑤光坐在自己的座位上,酥胸不住地起伏著。

“有趣!竟然這麼想讓朕納娶皇夫!甚至還汙衊朕是性冷淡!看來你還是在記恨朕啊!帝!師!”

洛瑤光清冷絕美的玉顏上,浮現出一抹瘋批美人般的笑意。

很好!

他既然這麼想讓她納娶皇夫,那她就納個給他看看!

想來北離世子成為皇夫,這個訊息足以轟動整個大乾了吧!

“皇姐,這傢夥也太口無遮攔了,還真是個紈絝!”洛臨安一臉乖巧的說道。

“朕又不是那種記仇的人。”洛瑤光淡淡的說道。

手中的筷子,不知何時已然變形。

……

雅間中。

徐無塵輕輕用食指叩擊著床榻,開口說道:“說起來,差不多到去那畫舫的時間了!”

“說來我派去為我們安排的下人應該也快回來了!”林缺聞言,連忙開口說道。

“哈哈哈,還真是讓人迫不及待了!”李翰林和劉長卿滿是笑意的看著徐無塵說道,“那畫舫新來的花魁可是難得一見,而且至今冇有人能夠成為她的入幕之賓,說不定徐世子此次前去能夠一親芳澤!”

“那本世子就拭目以待了。”徐無塵聞言,笑了笑說道。

眾人看著徐無塵,心中一陣感慨。

隻見徐無塵斜倚床榻,緩緩喝著酒,頭頂玉簪,一襲白衣,眉目如畫,宛如忘憂的天仙!

“徐世子這次可千萬彆又被那花魁掏空了身子,又落個昏迷不醒!”

有人在旁打趣道。

一片歡聲笑語。

“公子……陛下有旨,命令全皇城的青樓畫舫和教坊司全部停業整頓!去不成了!”突然間,一個下人急匆匆的走了進來,看著林缺急切的說道。

“什麼?!”原本還在歡聲笑語的眾人,紛紛愣在了原地。

“陛下竟然下令整頓全城風月場所?!”

“有冇有搞錯?!”

這些世家公子,勳爵子弟瞬間傻了眼。

在一片歡聲笑語中打出了GG!

……

隔壁雅間的女帝和桃花劍仙則是對視了一眼。

清眸中都隱藏著散不去的笑意。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ps:第三更送上,明天醒來再繼續更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