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你得到了玄天劍宗陣靈的靈體交彙治療!】

【陣靈將自身的靈力授予了你,你身上的傷勢痊癒了,並且修為也得到了精進!】

徐無塵發現一個真諦。

那就是隻有當你無限接近真諦的時候,纔會發現真諦。

而快樂的時光,總是極為短暫的。

就像是指間沙,眉間雪。

縱然徐無塵內心中還想再治療一波。

但是看了一眼已經癱軟在自己身上,疲憊至極的陣靈。

徐無塵還是打消了這個不負責任的念頭。

自己不是那種索取無度的人!

況且他現在身上的傷勢已經確確實實的完全痊癒了!

甚至實力比之方纔受傷前,還精進了不少!

“……”

不知何時,林清照已然是從昏迷狀態中恢複過來。

隻是嬌軀還因為失血過多和奔波勞累而導致痠軟無力。

隻能夠仰躺在寒玉床上,微微側過頭,用一雙星眸死死地凝視著一旁坐地相擁的徐無塵和陣靈。

少女向來怯懦的眼神,此時彷彿多了一柄無形的利劍,默默地望著癱軟在徐無塵身上的陣靈。

而懷中抱著長劍的手,更是用儘了殘餘不多的力氣,死死地捏著劍穗!

心如刀割!

心在流血!

無塵哥哥……竟然在她重傷的時候,和彆的女人纏綿?!

少女的心中,隱隱被一絲妒意所占據!

白淨纖細的玉手,微微顫抖著。

冰冷的寒玉床,卻抵不過她心頭的寒冷!

陣靈癱軟在徐無塵的懷中,極為虛弱的說道:“主人,我已經完成了靈和體的交彙,這裡的靈氣已經匱乏了許多,我需要在你體內先修養一段時間。”

徐無塵軟玉溫香在懷,鼻息間滿是陣靈身上那靈氣帶來的淡淡芳香。

這踏馬真是個陣靈?!

徐無塵發誓!

根據他這麼多年勾欄聽曲的經驗。

皇城裡的那些大小花魁,冇有一個能比得上陣靈這般柔軟和芳香!

就是不知道這陣靈的擬真程度究竟有幾分。

畢竟他們兩個人隻是靈體交彙。

還冇有深入交流過。

不知道這陣靈是不是能夠完全擬真!

要真是那樣的話,徐無塵倒是有個大膽的想法。

“主人……你的思緒似乎不太乾淨。”突然間,陣靈輕聲說道,一雙美眸盯著徐無塵一眨不眨。

縱然她隻是個陣靈。

卻也能夠感受得到。

徐無塵現在不太純淨。

和之前不一樣!

徐無塵立即收斂了一下雜念,看著懷裡柔若無骨的陣靈,溫聲說道:“辛苦你了,剩下的就交給我吧!”

“恩。”陣靈微微點了點頭。

咻!

隻見陣靈由靈力凝聚而成的靈體,突然朝著徐無塵的眉心鑽去!

下一瞬,徐無塵的眉心處多了一點猩紅。

正是陣靈寄居在了徐無塵的丹田識海中。

“無塵哥哥……剛纔那個女人是誰?”突然間,一道虛弱的聲音從旁邊傳來。

隻見林清照神情緊張的看著徐無塵。

眼前徐無塵一襲白袍,眉心一抹猩紅,宛如遺世而獨立的謫仙。

隻是少女仙姿一般的清顏上,帶著些許的黯然,眸子為之神傷。

方纔徐無塵和陣靈兩個人深情相擁的畫麵。

全部落在了林清照的眼中。

而他們兩個人的話語,也落在了林清照的耳中。

隻是聽得卻有些茫然。

隻知道,似乎他們兩個人揹著她做了很多事情!

聽到林清照的話語,徐無塵身體一僵。

淦!

他和陣靈靈體交彙的畫麵。

居然全部被林清照看到了?!

這讓徐無塵莫名的有一種心虛的感覺。

哪怕明明一切都是那麼正常。

但是這種氛圍感還是極為微妙。

“咳咳……”

突然間,林清照劇烈的咳嗽了幾聲,櫻唇失去了幾分血色,神情愈發蒼白。

看到徐無塵不答話,讓少女心中更是委屈感爆棚。

就像是被遺棄了的小貓似的!

徐無塵見狀,立即從地麵上起身,走到了寒玉床旁,仔細的觀察了一下林清照身上的狀況。

隻見少女額頭上的呆毛正有氣無力的耷拉著。

絕美的清顏也泛著蒼白之色,和平日裡的青春活力截然不同!

隻有那雙白淨修長的**,在竹膜白紗的包裹下風采依舊!

徐無塵皺著眉頭說道:“她隻是這裡的陣靈。你現在狀況很糟,先彆說話。”

徐無塵並不想將陣靈和自己的交流告訴林清照。

陣靈從頭到尾都在闡述一件事情。

那就是林清照是個拖油瓶,隻會拖自己的後腿。

這些話要是說與林清照聽的話,隻會讓少女陷入無窮的自責和悔恨。

這並不是徐無塵想看到的。

所以不如乾脆不說。

“哦……”林清照糯糯的應了一聲。

心中卻愈發委屈。

徐無塵也知道她身體很糟糕。

竟然還有心思和彆的女人鬼混?!

而且至今也不肯說方纔究竟發生了什麼!

這讓少女心中很是不甘。

徐無塵應該是她的!

隻是她的!

“你現在傷勢很嚴重,根基受損。我需要帶你去登九十九重天,換得劍碑賜福!”徐無塵看著林清照,極為堅定地說道,“但是攀登過程可能會有危險,你需要堅持住。”

這九十九重天梯,顯然不是那麼好攀登的。

而且最後的劍碑賜福,更是最大的挑戰!

可是林清照必須和徐無塵一起上去!

“恩……我可以的!”林清照微微點了點頭,怯懦的清顏上帶著一抹罕見的決絕。

徐無塵為了她,都願意攀登九十九重天了,她又怎能退後!

縱然前方是刀山火海,她也堅定不移!

“好!那我抱著你上去。”徐無塵微微點了點頭,然後動作極儘輕柔的將躺在寒玉床上的林清照抱在自己的懷中。

少女則是用雙手環抱住徐無塵的脖子和肩膀。

“無塵哥哥……要是失敗的話,我可能會死嗎?”林清照看著徐無塵俊逸的麵容,聲音中帶著些許發顫的問道。

她以為她不怕死的。

但是一想到可能再也看不到徐無塵,就突然有些害怕。

徐無塵搖了搖頭,極為肯定的說道:“不會失敗的!”

“此去,同去同歸!”

少女心頭一顫,徐無塵的話語讓她彷彿得到了極大地滿足。

“無塵哥哥……”

“嗯?”

“你身上有她的香味。”林清照垮著小臉說道。

“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