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十九重天梯。

是玄天劍宗開宗立派時就已經存在的事物。

傳聞是昔年道祖飛昇之前。

孤身一人仗劍。

碑鎮九重天宮闕,劍斬九幽萬魔淵!

將九重天之上的神,九幽之下的魔,儘皆鎮壓,換來人族的主宰身份。

而後道祖兵解輪迴。

他當年鎮壓九重天宮闕所留下來的那塊碑,則演化成了當今的劍碑!

徐無塵抱著林清照柔軟的嬌軀,緩緩的站在九十九重天梯前。

嗅著少女身上淡淡的桃花芳香,徐無塵緩緩上前一步,看了一眼懷中少女。

溫聲道:“準備好,我要上了。”

林清照看著徐無塵近在咫尺的麵容,清顏微微泛紅,呆毛輕輕跳動,糯糯的說道:“恩……無塵哥哥不用顧及我的感受,儘管上吧。”

不知為何,被徐無塵抱在懷中的感覺。

讓她很是舒服。

非常安心。

就像是母親的懷抱一樣。

但是又不太一樣。

多了幾分其他的味道。

如若不是徐無塵的手掌放在她那從未被人碰過的**上。

讓她羞的麵紅耳赤的話,那就更好了。

畢竟哪怕有白絲在,也能夠清晰感受到徐無塵溫熱的手掌。

這讓少女本能的感到了羞赧。

聽到林清照的話語,徐無塵則是大受振奮。

很好!

她說可以上了!

徐無塵當即不再猶豫。

抱著林清照緩緩的朝著九十九重天梯登去。

轟!

剛邁上第一層階梯。

一股巨大的能量就朝著徐無塵襲來!

不過好在徐無塵此時狀態極佳。

隻是神情一震,便將這股力量卸去。

【你抱著林清照,開始攀登九十九重天梯!】

【你每攀登一層天梯,便會受到一股極為巨大的力量襲來,你憑藉自身的毅力和實力扛下了這些進攻。】

【隨著你攀登的越來越高,更加恐怖的力量朝著你襲來!】

【你開始感受到了壓力,你的五臟六腑彷彿要被這股力量衝擊破碎!】

【你已經可以看到屹立於最後一層天梯的劍碑,而你的身體,彷彿已經快要到了極限!】

【你感覺你的身體彷彿要被撕碎,劇烈的能量瘋狂的衝擊著你的軀體,你剛修複的傷口竟然被這股劇烈的力量再次撕碎,鮮血止不住的從你身上的傷口流淌而出!】

【隨著不斷前進,你身後漸漸變成了一條血路。】

【懷中的林清照摟著你的脖頸,不住地啜泣著,淚水將你胸前的衣衫都打濕了。】

“呼……”

徐無塵看著隻剩下遙遙幾層階梯就觸手可及的劍碑,發出一陣粗重的喘氣聲。

這九十九重天梯,就和登天一般。

而徐無塵身上已然是血流如注!

向來一塵不染的白衣,此時卻成了一件血衣!

額頭上更是有著豆大的汗珠不斷滾落。

懷中的林清照看著徐無塵為了自己而登天梯,寧可身受重傷。

心中更是百味雜陳。

心如刀割!

如果不是因為她的話,徐無塵現在可能還是個富家子弟,還有著光明的未來!

畢竟那些人的目標,隻是她罷了!

徐無塵緩緩的邁出右腿,朝著天梯上前,輕聲安撫著懷中啜泣的少女:“我們快到目的地了,你再堅持一下。”

太踏馬真實了!

身上的劇痛,清晰的傳遍了徐無塵的每一個感官!

撕裂的痛楚,就像是整具身體被攪拌機瘋狂的攪拌!

這種痛楚,可比什麼女人分娩還要更加疼痛千倍百倍!

“嗯……”林清照蜷縮在徐無塵的懷中,輕聲應道。

看著徐無塵都這麼痛苦了,反而還主動安慰自己。

少女鼻頭一酸,落下淚來。

滴滴清淚劃過清顏,落在了徐無塵的衣衫上。

淚水和血水混雜在一起,不住地交纏。

林清照感動的同時,更是充滿了心疼。

隻能用玉手輕輕撫摸著徐無塵好看的臉頰。

希望能夠將自己的力量通過情意傳遞給徐無塵。

啪!

徐無塵的腳掌重重的邁在了最後一層階梯上。

一股更為恐怖的能量立即襲來,險些將徐無塵當場撕碎。

徐無塵看著懷中的林清照,溫聲道:“沒關係,你的傷勢馬上就可以痊癒了。”

“嗯……”看著徐無塵嘴角已經開始滲血,林清照立即泣不成聲。

隻見徐無塵艱難的將另外一隻腳踏在天梯上。

然後堅定的看向了前方的劍碑!

隻見一道足足有七丈高,一丈寬的劍碑,屹立於天梯之上!

劍碑通體漆黑,上麵佈滿了劍意。

這些劍意有的是無窮歲月中自然孕育而成的。

有的是來自於其他劍道高手留下的。

還有的,則是當年道祖留下的!

其上劍氣交錯縱橫,充滿了無窮劍道威勢。

要是能夠將其上的無窮劍意領悟,對於劍修來說簡直是不世機緣!

“晚輩徐無塵,請劍碑賜福!”

徐無塵的聲音,仿若洪鐘大呂,在這片空曠的上古遺蹟中迴盪。

轟!

隻見劍碑之上,陡然有無窮威勢射出!

漆黑的劍意,陡然明亮起來。

淩亂交錯的劍光,照亮了整個上古遺蹟!

“永生中,是何人頌我真名!”

一道極為蒼老的聲音傳出,讓人分辨不出雌雄。

“晚輩徐無塵,請劍碑賜福林清照!”徐無塵托著林清照的嬌軀,緩步上前,堅定地說道。

“哦?!有趣的兩個小娃娃,一個是劍心通明,天生劍體,而你居然是天生聖體,身兼至尊骨!這至尊骨可是當世隻能一人擁有!”這道聲音中充滿了驚訝。

徐無塵神情從容的說道:“林清照天生劍體,卻身受重傷,根基受損,還請劍碑賜福!”

“她的根基已然受損,但是劍心卻在。嘖嘖,若是讓我消耗所有靈力來拯救她,未免可惜!”

蒼老的聲音緩緩響起:“小子,看你天資絕世,你何不將她的劍心奪去,身兼至尊骨和劍心,再得到我的賜福,你必然能夠成為比肩道祖的人物!至於她,不過是一個拖油瓶罷了!”

“我……果然隻是個拖油瓶嗎?”聽到劍碑的話語,林清照的神情立即黯淡了許多。

回想著自己死去的父母,還有為了保護自己而死的徐父。

以及現在為了自己身受重傷的徐無塵。

這一切的一切,都狠狠地刺痛著少女的心。

她果然就不應該存在於世。

隻有徐無塵願意在漆黑中留給她一束光明。

而現在……

這一束光明應該也會離她而去了吧!

畢竟成就道祖之姿,這是多少人夢寐以求的事情!

而她早就應該死在那個逃離的雨夜。

“前輩的話語,確實是一個非常不錯的提議。”

“而接受你的建議,我可以成就無上至尊,天人無敵!甚至千萬年後,我依然會屹立於整個天元界!”

“於輪迴之中永生,萬萬人頌我真名!”

聽到徐無塵的話語,林清照隻覺芳心瞬間墜入深淵。

清顏上浮現出一抹自嘲的笑容。

果然……

任何人都知道在一個冇有太多乾係的人和成就天人之姿的麵前,該做出怎樣的抉擇!

她隻不過是一個可有可無的拖油瓶罷了。

徐無塵願意帶著她一路走到這裡,本就是天大的奢望了。

而奢望總會有得不到滿足的那一天。

她早已經做好了被遺棄的準備了,不是嗎?

徐無塵繼續說道:“可惜,晚輩既然帶著她來到了這裡,自當不會捨棄本心!況且道祖乃為人族請命,斬儘漫天神魔之人,晚輩若是做出這種事情,還有何顏麵比肩道祖!所以還請劍碑賜福林清照!”

徐無塵的話語擲地有聲。

句句誠懇。

態度決絕。

蒼老的聲音立即勃然大怒:“愚蠢的小子!這可是你天大的機緣,多少人求也求不來,你竟然不肯珍惜?!”

隻見周遭劍氣愈發淩厲,充斥著威勢。

徐無塵冇有任何退縮的抬起頭,直視著劍碑沉聲道:“我知道,在你們的眼中,所有的人都可以成為墊腳石。”

“將利益最大化,才符合你們的價值觀。”

“可是我這人生來倔強,不肯妥協!”

“今日,我隻求劍碑賜福林清照!”

聽到徐無塵的話語,原本已經死心的林清照。

星眸中瞬間煥發出生機。

晶瑩的清淚更是止不住的淚崩,奪眶而出。

少女本已經沉寂的心臟,再度跳躍起來。

林清照微微抬起清顏,看著徐無塵那堅毅的麵容,還有深邃明亮的眸子。

彷彿要醉倒在其中。

劍碑卻彷彿是被徐無塵的堅持所觸怒,極為憤怒的說道:“愚蠢的小子,既然這樣,那我就將她殺死,看你是選擇和她一起死,還是將她的劍心換走,接受我的賜福!”

聽到劍碑的話語。

徐無塵隻是默默地拔出林清照懷中的長劍,長劍指天。

下一刻。

徐無塵進行了迴應——

“人族徐無塵,請劍!”

伴隨著少年溫潤嗓音的。

是一道劃破九重天宮闕的劍光!

彷彿要將整個蒼穹撕裂!

這一刻。

劍碑彷彿透過時空。

看到了昔年那個意氣風發的道祖傲立於蒼穹之上!

ps:恩……總共8K字的更新,也算是另外意義上完成了四更!

另外月初了,偷偷開個懸賞。

推薦票1000張加更一章,月票100張加更一章。

刀片這東西,如果一個月不更新夠字數的話,是拿不到錢的,所以也小小的懸賞一下,100個刀片一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