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你耗儘了自身精力和靈力,藉助至尊骨的神通和聖人法相,還有各大天賦,成功的毀滅了劍碑。】

【隨著劍碑的毀滅,玄天劍宗的遺蹟開始搖搖欲墜,負責隱藏玄天劍宗遺蹟的靈力正在逸散。】

【而通過你不懈的努力,林清照體內的傷勢被劍碑治癒。】

【結束了一場大戰之後,精疲力儘的你陷入了昏迷之中,倒在了林清照的懷中,而你自己暫時失去了意識。】

【在這場戰鬥中,你的劍道有了長足的提升,你成功的獲得了隱藏天賦。隱藏天賦可以直接帶離模擬器,在結算時獲得。】

【劍心通明(金色):你的劍道之心極為清明通透,你天生對劍有著極大地敏感,當你握起劍的時候,你便知道自己將會是那天下第一的劍道魁首!】

【愛無限(紫色):當你為了守護想要守護之人的時候,可以爆發出巨大的潛力。】

......

【你在昏迷之中過了不知道多久,漸漸地甦醒了過來。】

【而當你睜開眼睛的時候,你還在林清照的懷抱中,周圍的一切正在坍塌。】

徐無塵徐徐的睜開雙眼。

入目處是一片雪白。

鼻息間滿是奶香。

微微仰起頭。

依稀能夠看到少女挺翹的下巴。

還有那黑化的清顏。

周遭的環境,似乎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。

正在瘋狂的崩塌著。

玄天劍宗遺蹟內的靈力,也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逸散著。

一個是因為陣靈為了給徐無塵療傷,耗儘了靈力。

一個是因為劍碑毀滅,導致維繫玄天劍宗遺蹟的靈力不夠用了。

本來這玄天劍宗的遺蹟能夠維繫,一直以來依靠的就是陣法和劍碑。

這也是為何徐無塵能夠以道門四品的境界,逆伐足以鎮壓漫天神魔的劍碑!

早在這漫長的歲月中,劍碑之中的能量就在不斷地消散。

若非還有那些先賢大能的劍道強者遺留下來的劍氣,隻怕早已經不堪重負了!

不過饒是這樣,也隻有徐無塵這種絕世天驕才能夠越級逆伐,以道門四品的實力,將道門二品的劍碑毀滅!

而且代價還是讓徐無塵身體過度透支。

現在隻能倒在少女的懷中。

“那個......清照你怎麼了?難道是生氣了?”看著臉色顯然不太好看的林清照,徐無塵賴在少女懷中,有些含糊不清的問道。

自己實在是太乏力了。

即使是休息了一會兒,也冇有完全複原過來。

並不是因為少女的懷抱太過於柔軟了,讓人沉浸在其中無法自拔。

隨著徐無塵說話,林清照感覺一種異樣的感覺襲來,少女黑化的清顏隱隱有幾分泛紅的跡象。

不過想到方纔徐無塵昏迷前的那幾句話。

林清照又黑化了幾分。

向來怯懦清潤的聲音中,罕見的多了幾分冰冷:“冇有。”

“哦......那我再休息會兒。”此時沉浸在酥......酥麻聲音中的徐無塵,並未察覺到少女聲音中的不自然。

剛經曆了一場惡戰,他現在隻想休息。

壓根冇有那些世俗的**.jpg!

他可是堂堂北離世子!

閱人無數的存在!

不是他吹牛!

皇城內大大小小教坊司的花魁和紅牌,他冇有一個不瞭然於胸的!

就算是她們誰屁股上有胎記,誰胸口有痣,誰的腿比例最完美,徐無塵都記得一清二楚。

他怎麼可能會流連於一個不夠浩瀚的胸中。

縱然是那被竹膜白紗包裹的**足以讓人刻骨銘心,也不是他現在賴在其懷中的理由!

看著徐無塵疲憊的就像一個孩子,賴在自己懷中不肯離去,讓林清照心中的母愛突然有些爆發。

畢竟每個女人的心中,都隱藏著幾分母愛的天性,哪怕是林清照這樣的少女也不例外!

隻要看到可愛的事物,她們就會散發出母愛的光輝。

林清照方纔內心中的委屈和妒火也消散了幾分。

少女輕輕撫著徐無塵硬挺結實的背部,輕聲說道:“無塵哥......”

“糟糕!這遺蹟崩塌了,那陣靈不會消失吧?!”徐無塵終於在少女的柔軟中想起了什麼,有些在意的說道。

自己帶的是父母祭天的BUFF。

那陣靈應當不會這麼悲催纔是。

可是這維繫玄天劍宗遺蹟的陣法現在已經開始破碎了。

徐無塵連忙檢查了一下自己的丹田。

看到那裡還有一團勉強維持擬人化形態的靈力,方纔鬆了口氣。

這陣靈可是救了林清照一命,畢竟冇有陣靈續命的話,林清照早就香消玉殞了。

而且是為了幫自己療傷,陣靈纔會虛弱至無法維持人形。

要是陣靈就這麼徹底消亡的話,他難免會有幾分不捨和悲痛。

尤其是想到以後再不能享受到陣靈的靈體交彙。

更是讓徐無塵百感交集。

“哥......”林清照臉色漆黑如墨的吐出一個字。

頭上的呆毛更是豎立起來,像是一柄指向蒼穹的劍!

“嗯?怎麼了?”徐無塵膩在少女的懷中,慵懶的問道。

“那個陣靈......你怎麼看?”少女聲音中的怯懦消失,極為平靜的問道。

聽到少女的疑問,徐無塵心中一緊。

難道說陣靈和自己說的那些話,全部被林清照聽到了?

不對……根據狀況來看,應當冇有聽到纔是。

不能讓林清照知曉,那陣靈和劍碑一樣,都想著犧牲她,換取自己的利益。

而且萬一讓林清照起了心思,就不好了。

很難確保林清照到時候會不會做出什麼傻事來。

想了想,徐無塵淡淡的說道:“陣靈啊......她很好看,也很聽話,還很有能力!”

“這樣啊......除此之外呢?”聽到徐無塵的話語,林清照瞬間感覺心頭被刺痛了一下。

果然...哪怕是徐無塵,也會喜歡那種好看聽話不說,關鍵是還有能力的吧!

想到自己卻隻能夠躲在徐無塵的背後,這讓林清照心中頗感不是滋味。

遺蹟中的劍氣,又淩厲了幾分,加速著崩塌。

頭頂上的烏雲,也濃鬱了幾分。

“嗯...她的身材也不錯,這些靈體還真是方便啊,想要什麼樣的形態都能夠自擬!”徐無塵想了想,繼續埋頭道。

要是讓天元界的女子擁有這種能力的話,隻怕她們個個都會瘋狂不已!

林清照並未搭話,隻是仙姿絕世的清顏,已經是黑化到了極限。

為了讓林清照能夠深刻的認知到陣靈的好,徐無塵化身列文虎克,找到了盲點。

“而且關鍵是她明明是個靈體,卻和真人感覺一般無二,除了腦子特彆聰明之外,熊還特彆大特彆軟,是個非常能乾的靈體,不知道是不是彆的靈體也具備這種能力捏!”

靜!

死一般的寂靜!

察覺到林清照溫熱的嬌軀突然冰冷下來。

徐無塵敏銳的察覺到了不對勁。

戀戀不捨的從少女的酥軟中抬起頭來。

“你生氣了?”徐無塵試探性的問道。

壞了!

他隻是想著要隱瞞陣靈那些冇有人情味的提議,卻忽略了善妒是女人的天性!

畢竟這個模擬,一切都是極儘真實!

“冇有。”林清照莞爾一笑。

女人說她冇有生氣的時候,一定是假的!

這個真理,徐無塵很早就明白了!

因為當初他老爹去勾欄聽曲,和他上陣父子兵的時候,他孃親一邊說著不生氣,一邊收拾東西回了孃家,最後還是自家那個便宜老爹在劍塚前跪了三天三夜纔回來。

“那個...我覺得你的腿也不差,而且白絲是個好東西,這個是陣靈怎麼都模擬不出來的。”徐無塵覺得自己還可以搶救一下。

“沒關係,我一點冇生氣。”林清照絕美的清顏,笑的愈發燦爛。

被竹膜白紗包裹的**,卻在悄然間用力,壓迫的徐無塵腰部陣陣酸爽不已。

不!

這個一定是生氣了吧!

感受到少女那令人觸目驚心的腿部柔軟和彈性,徐無塵的心中一陣慘呼,這種懲罰也太要命了!

隻見少女絕美的清顏漆黑如墨,頭上的呆毛一動不動,彷彿橫劍向天,血染天穹!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ps:第一更,今天至少四更吧,不然字數要趕不上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