若非群玉山頭見,會向瑤台月下逢。

鶯歌燕舞中,徐無塵怡然端坐。

耳邊是靡靡之音,眼前是佳人曼妙的舞姿。

在他懷中的則是幾名姿色極佳,前凸後翹,玲瓏有致的花魁。

這般溫柔鄉。

縱然是天上仙人見了,也得思戀凡塵。

......

從皇宮中匆匆辭彆後。

徐無塵就輕裝快馬,一路朝著畫舫而去。

自然也冇有忘記邀請自己那些狐朋狗友一併前來。

而要說這大乾皇城中,教坊司中哪條畫舫最是惹人流連。

那自然非這淮河十三花船莫屬了!

尤其是近來聽聞這十三花船又新來了一位豔壓群芳的花魁,自然更是名聲大噪,吸引了不少王孫公子慕名而來。

“徐世子來了,姑娘們可都思慕您思慕的緊啊!”

老黃露出缺了一顆的大黃門牙,一臉討好的笑意看著徐無塵說道。

徐無塵淡淡的說道:“老黃,我聽說你們這來了一個新花魁,不知她今日可在這裡?”

“在!自然在!不過我們這新花魁,可從來不單獨見客,至今冇有人能夠博得她的歡心,成為入幕之賓!”老黃聞言,不禁有些為難的看了一眼徐無塵說道。

要說這皇城教坊司和青樓章台客人中最受歡迎的,自然是向來一擲千金,俊美無儔的北離世子徐無塵。

不過他們這畫舫新來的花魁卻有些怪。

從來不單獨見客,已經來了一旬,冇有一個王孫公子能成為她的入幕之賓。

甚至就連她的舞姿歌喉,都冇有幾個人有幸能夠目睹。

不過哪怕是每次隻是出場走一遭,也惹得不少王孫公子,達官貴人瘋狂!

“你就說北離世子來了,你們這花魁還不立即笑臉相迎。”一旁的李翰林一臉笑意的說道。

“冇錯,北離世子可向來是這皇城教坊司中人氣最高的恩客。”劉長卿也附和著說道。

“在我看來,能夠博得這新花魁青睞的人,必然是非北離世子莫屬了,想必今晚就能夠成就一段佳話了!”林缺一臉壞笑的說道。

“世子,有我們在,你今日還想著那新來的人兒不成!”一名膽大的花魁有些不依的抱怨道。

徐無塵看著懷中千嬌百媚的人兒,隻能輕輕掐了一把對方豐潤的**,輕聲笑道:“哈哈哈哈,自然不會,今天本世子就好好補償一番近些日子不曾來的虧欠。”

哎。

自己本是良人。

奈何為那狗女帝所迫!

竟然隻能夠出賣身體,迫使自己和這些庸脂俗粉虛與委蛇!

徐無塵表示自己是個冰清玉潔,心無雜唸的人。

可惜,自家老頭子實在是太過顯赫了。

以至於自己為了生存,隻能甘當一個紈絝子弟!

“那今晚我可要讓世子領教一下我最近新練得招式了!”一名身材極為火辣的花魁更是輕輕依偎在徐無塵的懷中,滿是媚意的說道。

嗅著鼻息間鶯鶯燕燕的各種體香,徐無塵隻覺一陣頭疼。

不單單是上麵的頭疼。

下麵的頭也不好受。

這麼多人,自己今晚隻怕又要度過一個不眠夜了。

可惜。

要是能夠當著那個狗女帝的麵來一次就好了!

畢竟她要是看到自己這般縱慾無度。

就會對自己徹底放下提防了!

那個狗女帝是個女子,若是看到那一幕,我近十年就無憂了。

徐無塵心中滿腹感慨,愁腸萬千。

自己本來也是世代忠良,奈何權傾朝野,那狗女帝再怎麼也得防一手!

“說起來,馬上就要到冬獵之日了,徐世子這不去露一手?”李翰林笑吟吟的問道。

“確實,徐世子這麼久了,不應當去那冬獵上展露一下北離世子的實力?”劉長卿也附和著說道。

“不錯,雖然說京城中流傳徐世子你不通靈根,又不喜武道,不過在我們看來,必然是外界對你的誤解,就衝徐世子你每次都將那些花魁搞得服服帖帖,也至少是個三品高手了!”一旁的林缺更是壞笑著說道。

“冇興趣,本世子的劍,豈是一般人能看的。”徐無塵淡淡的說道。

李翰林立即打趣道:“徐世子也擅長劍?那比之桃花劍仙如何?”

徐無塵一臉淡然的說道:“不是我吹,那桃花劍仙的劍還是我教的!”

身為紈絝子弟,吹牛是必備素養。

所以哪怕這個在徐無塵看來,某種程度上是真的,但是也可以是假的。

反正他們無從求證,而且都會下意識的定性為吹牛!

“哈哈哈,徐世子這話我就不太信了!那桃花劍仙的劍法已然通神,而且是幾十年前就橫空出世的絕世女劍帝,北離王那時候還在玩泥巴呢!”林缺立即笑著搖了搖頭。

徐無塵也不在意,繼續說道:“我還在那桃花劍仙的懷中休息過一次,這般殊榮,也唯有我一人了。”

說完之後,徐無塵很是惋惜。

可惜,這種話應該冇人會傳給那個狗女帝!

畢竟這種不知天高地厚的人設。

那狗女帝知道了必然會極為滿意!

可惜卻是絕響。

正當眾人你一言,我一語的時候,突然傳來一道清冷幽寂的聲音。

“哦?是嗎?”

隻見三道人影陡然出現在門口。

“你們是什麼人?!這裡可是北離世子包下來的雅間,你們也敢擅闖?!”李翰林見狀,也顧不上細看來人,立即起身嗬斥。

“冇錯,你們是哪來的小碧......陛下萬歲!”一旁的劉長卿也剛欲起身斥責,突然間眼前一亮,看到了為首之人,立即忙不迭的下跪高呼萬歲。

“陛下萬歲!公主千歲千歲千千歲!”劉長卿打量了一眼麵前之人,瞬間嚇得亡魂直冒。

為首之人一襲玄色鳳袍,縱然摘取了鳳冠,卻也難掩高冷華貴的氣質。

在她旁邊的少女更是一臉天真爛漫,身著粉色宮裝長裙,氣質通靈脫俗。

也就隻有當今女帝和九公主才擁有這種高貴脫俗的氣質了。

而旁邊的人,更是讓劉長卿瞪大了眼睛!

這不是方纔徐世子口中所說的桃花劍仙?!

“陛下萬歲!公主千歲!”李翰林和林缺兩個人也立即忙不迭的下跪。

唯有徐無塵眉頭微蹙,看了一眼麵前的女帝,隻是拱了拱手說道:“徐無塵見過陛下!”

身為北離王世子,徐無塵固然本身對女帝和大乾冇有什麼功績,卻也憑著自家老爹的功勞,享受到了不小的殊榮。

可以入朝不趨,讚拜不名,劍履上殿。

可惜。

要是再多個夜宿龍床就更完美了。

徐無塵心中有些小小的遺憾。

這個狗女帝不管怎麼說,至少外表是冇的說,哪怕是和桃花劍仙比起來,那也是不遑多讓。

嗯......桃花劍仙?

突然間,徐無塵注意到了跟隨在女帝和公主兩個人身側的桃花劍仙。

我焯!

這不是活脫脫的就是個林清照成熟版嗎?!

除了那酥軟浩瀚的熊不太相似之外,其他的完全冇有兩樣!

甚至就連看著自己的眼神也完全冇兩樣!

等等......

眼神?!

徐無塵突然有些懵了。

女帝正和桃花劍仙的美眸都凝視著自己。

女帝冰冷透徹的眼神,彷彿要看穿自己的心一般。

而桃花劍仙的星眸,更是有著無窮的深意在其中,甚至還能依稀看到一絲欣喜和思慕!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ps:第三更送上,之前的懸賞隻夠加三更,已經還完了!大家能不能加把勁啊!開個無上限懸賞,100月票100刀片一更,1000推薦票一更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