況是青春日將暮,桃花亂落如紅雨。

整座大奉皇城,都籠罩在了魂殿的陰雲之下。

魂千愁身為道門一品的天人境高手。

抬手間便能引動天地異象!

隻見天空轉瞬間漆黑如墨,彷彿末日降臨。

黑雲壓城城欲摧,宛如大敵將至。

無數的靈力撕裂時空長河而來,升騰於空中,將整座大奉皇城都包圍於其中。

皇城之人儘皆駐足而立,眺望蒼穹。

卻隻看到在那內皇城中,有著兩股能量中心,周圍的靈力在這兩處形成了兩道風暴。

猶如旋渦一般,將周圍的一切能量全部捲入其中。

徐無塵和魂千愁兩個人相視而立。

看著眼前的徐無塵,魂千愁眼神微眯,有幾分欣賞的說道:“小子,你的潛力和魄力,就連本座都不禁有了幾分惜才之心,你要是願意給本座立下血誓,本座也並非不可放你一馬,隻要得到那個小丫頭的劍心就夠了!”

在他的威壓麵前,徐無塵竟然能夠不屈服不說,甚至還調動劍意,準備向他發起進攻。

“大道五十,天衍四九,人遁其一。而這小子,就是我們這次計劃中的一,他身為人族至尊,掌握了那一線生機!”

聯想到之前司天監的袁監正卜卦內容,讓魂千愁都有了幾分惜才的心。

要是能夠有徐無塵的效忠,莫說整個大荒境,就算是天元界也會落入他的手中!

徐無塵聞言,淡淡的說道:“本少主要是能夠躋身天人境,那縱然是天人境之上也無敵手。而你現在天人境之下無敵。你這個提議,似乎很不錯。”

看到徐無塵似乎有些意動,魂千愁立即大笑道:“不錯!難得你小子是個識時務者為俊傑的人才,本座更加中意你了!隻要你肯和本座聯手,那麼哪怕是整個天元界,都無人能和我們為敵!屆時你想要的一切,都唾手可得!桀桀桀......”

徐無塵嗤笑道:“既然這般,那讓本少主騎著你這老狗,豈不是天上天下都無敵?你這還不快點認本少主為主人,乖乖當本少主的走狗?”

“畢竟,能夠給本少主當狗,可是你這條老狗最大的榮幸啊!”徐無塵淡淡的吐出這句話。

儼然不曾將魂千愁的提議當回事。

蠢逼東西。

都這個時候了,竟然還寄希於自己會投降。

擱這想屁吃呢!

自己就算是死,也要死的轟轟烈烈的!

怎麼可能擱這給你這個老狗當個奴才!

這裡不過是一個模擬人生罷了!

就算是現實中,徐無塵都不願意委屈了自己,何況這一個模擬人生!

就算是死了,自己也還能繼續展開下一個人生!

察覺到徐無塵眼神中的輕蔑,再加上徐無塵的話語,魂千愁原本還有些興奮的臉色,瞬間陰沉了下來。

魂千愁用他那毒蛇一般陰冷的目光,死死地凝視著徐無塵,冷聲道:“看來你小子今日是下定了決心求死了!那本座就給你個痛快!”

“老狗,你不會覺得本少主這次前來,冇有底牌吧?!”徐無塵瞥了一眼魂千愁,手中長劍閃爍著耀眼的寒芒,嗤笑道,“本少主既然敢來,那就有把握將你這條老狗拖下馬來!”

聽到徐無塵的話語,魂千愁瞬間心中升起一種不祥的預感。

看著眼前的徐無塵,魂千愁本能的感覺到了威脅,口中驚愕的說道:“你去了萬妖山脈,難道說你進入了那玄天劍宗的秘境?!”

作為滅了玄天劍宗的人,魂千愁已經存活了上千年。

而關於玄天劍宗的事情,當今大荒之內。

冇有人比他更懂玄天劍宗!

那可是足以將他們魂殿覆滅的存在!

他之所以能夠成功,也是因為那玄天劍宗的老宗主壽元將儘,又遲遲突破不了天人境,不能驅動他們玄天劍宗最強的劍法。

同時玄天劍宗後繼無人,其他人不是他的對手,才讓他撿了個大便宜!

將當時製霸大荒境的玄天劍宗覆滅。

然後成為了當今大奉倚靠的仙門勢力。

現在看著徐無塵自信的眼神,魂千愁心中瞬間湧起了不好的預感!

徐無塵淡淡的說道:“不錯!難得你個老狗還冇有忘記曾經覆滅在你手中的玄天劍宗,而本少主就接受了玄天劍宗老宗主臨終前的遺命,替他除掉你這老狗!這種誓言,本少主還是不能違背的,所以今日你我之間,必須有一個了斷!”

之前徐無塵之所以能夠利用道心起誓殺了陳護法,是因為當時那陳護法讓他鑽了空子,冇有明確殺人目標。

所以徐無塵終其一生也不能傷林清照的性命。

可是那老宗主的遺囑,徐無塵是確確實實的收到了。

不管是為了何種理由,他今日都必須和魂千愁做個了斷!

聽到徐無塵的話語,魂千愁心中的恐懼愈發擴大,隻能夠強行按壓著心中的不安,死死地凝視著徐無塵陰惻惻的冷笑道:“就算是你得到了那個老東西的傳承,你區區一個道門三品,又怎能傷的了本座!桀桀桀......”

徐無塵看著空中陰沉的天色,手中長劍一揮。

一道劍光彷彿要將所有的陰霾斬去。

在漆黑的蒼穹之下,綻放出極為耀眼的光芒。

徐無塵左手劍鞘,右手執劍,橫臂橫劍,大聲笑道:“天人之下我無敵,天人之上一換一!這句話,你個老狗應該很熟悉吧!”

“難道說......你竟然掌握了那招劍法?!”聽到徐無塵這番話,魂千愁終於是蚌埠住了!

隻見魂千愁籠罩在灰袍下的身軀,不住地顫抖著。

心中被巨大的恐懼感襲來。

太荒唐了!

他一個道門一品的天人境高手,竟然被徐無塵一個道門三品的晚輩用氣勢便壓製了一截!

但是俗話說得好。

橫的怕愣的,愣的怕不要命的。

現在徐無塵儼然就是一個不要命的瘋子。

可是魂千愁怕死啊!

他身為道門一品的天人境高手,已經立於了天元之巔。

他還有著光明的未來。

他怎麼甘願和徐無塵這個瘋子一換一!

徐無塵身後閃現出無數道劍光,體內的靈力更是如同暴走了一般,瘋狂的湧動著。

看著魂千愁恐懼的神情,徐無塵神情從容的說道:“現在知道怕了?晚了。那些被你害死的人,你怎麼不想想他們臨死前是否害怕?當你一直想要追殺清照的時候,你怎麼不想想她是否害怕?”

隻見徐無塵的身上,陡然爆發出一股極為強大的靈力波動!

“君埋泉下泥銷骨,我寄人間雪滿頭!”

徐無塵手中長劍直指蒼穹,臉上滿是決絕之意。

隨著體內的功法開始運轉,已經臻至大成的泥銷骨功法瞬間催動至極限。

徐無塵隻覺自己體內的生命力,正在以飛快的速度流逝著。

原本烏黑的長髮,瞬間化為白髮。

體內的氣機也瞬間虛弱了許多。

唯有挺拔修長的身影,仍傲然而立!

天地間的能量,更是受到了徐無塵的感召。

下起了漫天大雪。

三月飛雪,漫天而來。

無數的白雪,覆蓋在了徐無塵的身上!

但徐無塵那滿頭白髮。

大雪亦須遜色三分白!

“不!本座可是天人境的存在!你這區區道門三品,不過螻蟻一般的存在,怎能奈何得了本座!”看著眼前的徐無塵,魂千愁發出一陣歇斯底裡的怒吼聲。

轟!

隻見隨著魂千愁能量調動。

整座大奉皇城,都化為了陣法。

無數的能量,從皇城中四麵八方蜂擁而來!

靈力紛紛破空而來。

滔天的能量,彙聚於長空之上,向魂千愁的身軀湧來。

魂千愁籠罩在灰袍下的身軀,瞬間變得龐大了幾分。

天人之境,足以讓天地為之顫抖。

然而在徐無塵的麵前,就連天人之境的力量都被壓製了!

徐無塵身影傲然立於虛空之上,看著眼前的魂千愁,俊美無儔的麵容上帶著一抹淡淡的笑意,暗含不屑。

愛無限!

浴血奮戰!

霆霓快雨!

聖人法相!

至尊神通!

徐無塵將自己所掌握的一切BUFF,瞬間全部疊加到了自己的身上。

鏗!

手中的長劍,發出陣陣嗡鳴之音。

天地間的能量,更是全部聚於手中長劍之上!

徐無塵淡淡的說道:“這一劍,是我十年的功力!”

徐無塵的三千青絲,全部化為白髮!

朝如青絲暮成雪!

修長的身軀,在狂風大雪中慨然而立!

抱持著必殺的信念,徐無塵朝著魂千愁一劍刺去!

隻見徐無塵手中的長劍劃破了時空長河,踏空而來。

縱然是天地,在這一劍前都黯然失色!

“不!”

魂千愁發出一聲歇斯底裡的怒吼聲,體內的靈力瘋狂的湧動,想要將徐無塵這一劍接下。

然而在BUFF疊滿的一劍麵前,縱然是天人境高手。

又如何能夠化解!

徐無塵的長劍劃破時空的儘頭,刺穿了魂千愁的身軀。

徐無塵將自己所有的力量和信念,皆繫於這一劍之上!

天人之下我無敵,天人之上一換一!

殺殺殺殺殺殺殺!

一劍霜寒十四州!

劍出天下驚!

魂千愁灰袍籠罩下猙獰的神情瞬間凝固。

同時凝固的,還有他周身的血液。

徐無塵強大的衝擊力,將他的生機瞬間全部抹去!

“不......”

魂千愁不甘的怒視著徐無塵,想要發出怒吼,卻連聲音都難以發出。

整具身軀更是朝著地麵墜去。

噗通!

隨著一聲巨響,魂千愁重重的落在地麵上。

滿是不甘的望著上空。

隻見徐無塵正立於虛空之中,莫得感情的凝視著他。

“原來那條閹狗所說的你這個一,是指你們的一線生機......”

魂千愁指著徐無塵,臉上露出了釋然又不甘的笑容。

天人境高手,當場隕落!

魂千愁臨終前瞪著雙眼。

死不瞑目的望著上空。

他想不通,想不通為何有人甘願以自己的性命作為代價,來和他一換一!

“哈......哈哈......”

徐無塵的身軀也隨之耗儘了所有的力量,重重的從空中跌落,躺在了地麵上。

口中發出氣喘籲籲的聲音。

生命力的耗儘,讓徐無塵已經是油儘燈枯,即將走到人生的儘頭。

徐無塵躺在地麵上,輕輕撫摸著手中的長劍,依稀能夠辨識出來那兩句話。

此劍撫平天下不平事,此劍無愧天下有愧人。

“也不知道我這樣,究竟算無愧還是有愧了。”徐無塵苦笑一聲,“對不起......怕是不能陪你飲馬黃河,醉酒高歌了。”

天上飄落的雪花,落在了徐無塵的麵容上。

而皇城中的桃花,也隨之而來,飄灑在徐無塵的身側。

雪花和桃花夾雜,鋪滿了地麵。

況是青春日將暮,桃花亂落如紅雨。

徐無塵的眼前,彷彿又出現了那個跟在他身側,總是一臉怯懦,卻立誌要成為天下第一劍仙的少女。

.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