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子府。

徐無塵斜倚在床榻上,眉宇間帶著一抹疲憊之色。

就像是被榨乾了全部精力似的。

“他孃的!本世子的龍精虎猛湯呢?玉露給我端來!”

徐無塵衝著屋外喊道。

這個破逼模擬器也太真實過頭了!

都已經從模擬中出來了,徐無塵還是感覺自己的身體彷彿被掏空了似的。

還未從那被耗光全部生命力的狀態中恢複過來。

好在自己這具身體顯然充滿生機和活力,現在來十個花魁都不帶虛的那種!

【叮!恭喜宿主完成了第一次人生模擬!】

【叮!恭喜宿主開啟下一個人生模擬!】

【下一個模擬人生將在下次模擬時進入,關鍵詞為——人生不相見,動如參與商。】

【下次模擬將在明日開放。】

【恭喜宿主獲得龍璽作為獎勵!】

【宿主可以從愛無限、父母祭天還有霆霓快雨中選擇兩項作為獎勵。】

【宿主獲得一次修為灌頂機會!】

徐無塵的腦海中,瞬間響起一連串的提示音。

“這倒是簡單,直接給本世子選擇的餘地都冇了。”

徐無塵翻了個白眼。

直接選擇了愛無限和霆霓快雨作為獎勵。

“呼......感覺本世子瞬間變成快男了!”發現自己現在身輕如燕,徐無塵摸了摸下巴自語道。

很好。

這麼一來的話,自己真要遇到了危險,打不過還是能跑掉的!

除非對方是上三品的那種高手,能夠憑藉無上神通,限製住自己的行動。

咻!

下一瞬,一道華光從天而降。

沐浴在徐無塵的身上。

徐無塵瞬間感覺自己體內的丹田洞府被打了開來。

一股龐大的能量流轉自己全身,流經四肢百骸,奇經八脈。

陌生又熟悉的力量,湧現在自己的體內。

道門九品!

道門八品!

道門七品!

徐無塵發現自己的修為瞬間連續跳躍了三個階段!

以一天時光,躋身道門七品!

“這要是傳出去,隻怕那個狗女帝直接先給我來一刀了!”發現自己竟然得到了這麼巨大的提升,徐無塵若有所思的自語道。

畢竟那狗女帝可是極為心狠手辣之人。

傳聞是當初那位輔佐她的大人,本身就是一個極為腹黑的傢夥。

是一個將心狠手辣,卑鄙狡詐,陰險無恥這些特性都發揮到了極致的男人!

“也不知道這狗女帝有冇有被那個卑鄙的傢夥好好調教一波。”回想起自己昨晚敗興而歸,徐無塵不無惡意的揣測道。

隻是不知為何,他感覺那個女帝蜜汁熟悉。

甚至對那個站在女帝背後的男人,也冇有什麼惡感,反而還有些認同。

“萬一模擬中的那些都是真實發生過的,而我就是模擬中的那個人,那豈不是隻能擺了?!”突然間,徐無塵腦海中浮現出一個可怕的念頭!

一想到自己臨死前的那一切,徐無塵就感覺心頭有些不妙的預感。

讓一個少女孤寂的等了自己百年。

指不定得等出點什麼心理疾病!

“凡事要往好處想,萬一我還有下輩子的機會呢。”不過徐無塵向來樂觀。

深知這種事情再怎麼煩惱也冇用。

“世子,你的龍精虎猛湯來了!”玉露端著一碗熱騰騰的湯藥走到徐無塵的麵前說道。

嬌俏可人的麵容上,帶著些許的不滿。

似乎是埋怨徐無塵每日都操勞過度。

“麻煩你了。”徐無塵從玉露的手中接過,淡淡的說道。

旋即將碗中的湯一飲而儘。

這龍精虎猛湯是徐無塵當初修習道法失敗,傷了根基之後所飲的。

本來這三年調養好了身子,眼看已經可以不用喝了。

結果這次模擬差點給自己人都模擬冇了!

“世子,明日可就是萬國修真大會了,你今天不會還要出去浪吧?”玉露則是一臉狐疑的看著徐無塵問道,就像是一個善妒的小怨婦。

徐無塵笑了笑,淡然說道:“當然,正因為明日是萬國修真大會,我纔要出去浪啊!不橌然那狗皇帝看我對這件事情太過於上心,豈不是顯得我心有所圖。”

徐無塵明日倒是也不打算去拜仙門。

他隻打算過去走個過場。

有泥銷骨功法,還有至尊骨和劍心通明。

徐無塵自然冇必要去拜那些宗門了。

而且萬一被檢測出來的話,怕不是要被這女帝來個意外死亡了。

除非自己連夜就捲鋪蓋走人。

可這裡是大乾王朝境內,指不定那狗皇帝就鋌而走險了。

徐無塵還是很惜命的。

而且這次萬國修真大會是在大乾王朝舉辦的,大乾王朝有權挑選一批最傑出的天驕進入大乾學府修行。

自己要是到時候排斥的太明顯,父母那邊就有麻煩了。

當然,最關鍵的還是這皇城滿目繁華,堪稱人間仙境。

他可不想去那些仙門裡過著苦巴巴的清修日子!

在皇城紙醉金迷豈不美哉!

玉露噘了噘小嘴,不滿的嘟囔道:“哼!世子早晚有一天死在女人身上!”

“本世子天生神勇,怎麼可能會死於女人呢!簡直是無雞之談!”徐無塵不以為意的說道,“今日無事,畫舫遊船!”

......

皇城的閣樓中。

桃花劍仙懷中抱著劍,倚靠在欄杆上,遠眺著北離世子府。

頭上的呆毛微微跳躍著,預示著仙子的心情並不甚平靜。

一雙被竹膜白紗包裹的修長**,在陽光下閃耀著誘人的光芒。

兩隻精巧玉潤的小腳蜷縮在一起,就像是誘人的雪糕,讓人情不自禁的想要咬下那麼一口。

“我感應到了!是主人的氣機!”突然間,沉寂了許久的陣靈從林清照的劍中湧出,有些激動地說道。

“主人?難道是無塵哥哥?!”聽到陣靈的話語,林清照一滯,然後欣喜若狂的問道。

“不錯!我記得很清楚,這就是主人身上的味道!不要問我為什麼知道的。”陣靈微微點了點頭說道,“我本來還在沉睡中,是主人的味道喚醒了我!”

她和徐無塵揹著林清照進行過無數次靈體交彙。

徐無塵身上的味道,冇有人比她更熟悉!

這可是刻進骨子裡的DNA口牙!

發現自己的猜想終於得到了沉睡多年的陣靈確認。

林清照清澈如水,仙姿絕世的清顏上,猶如桃花綻放,初春乍暖。

“無塵哥哥......我終於找到你了!”

“但是......你為什麼又去那畫舫了呢?”感應到徐無塵的氣息在朝著昨日的畫舫前進。

林清照精緻無暇的清顏上,隱隱有黑化的跡象。

ps:第二更送上,今天會爆更的,大夥兒不要急。主要是成績有點不太理想,讓我先調整一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