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聽到遊方郎中的話語,你心頭的困惑解答了幾分。離去前,你還特意將這裡的一切痕跡抹去。你彷彿明白了何謂十步殺一人,千裡不留行。】

【遊方郎中教了你一個月的醫術之後,便悄然離去,不知所蹤。】

【你試圖尋找魂殿存在的蛛絲馬跡,但是因為你始終無法觸及那個層麵,所以一無所獲。】

【在你成人禮前的幾天,你父親帶來了一個少女。】

“這模擬器……似乎還挺專情的?用的還是那桃花劍仙的模型。”

徐無塵打量了一眼眼前的少女,若有所思的暗道。

少女眉目如畫,猶如墨染的水墨畫卷中走出來的絕世仙子。

白皙的肌膚堪比天山冰雪,純淨而不染雜質。

懷中緊緊抱著一柄劍,彷彿將其視為生命。

額頭上有一撮呆毛,正在輕輕顫動。

“可惜,眼前這少女怎麼看都不可能是那個屹立於天元界,絕世而獨立的桃花劍仙。”

看著林清照有些怯懦的眼神,除了頗為相似的麵容外,徐無塵怎麼都無法將林清照和桃花劍仙聯絡在一起。

畢竟那位高高在上的桃花劍仙,怎麼可能是一個社恐呢!

“可惜,這小丫頭要真是那桃花劍仙的話,就衝我之前的救命之恩,當今那個狗皇帝還敢針對我?甚至三年前還執意不肯讓我離開皇都,必須留下來當這個質子!”徐無塵不禁聯想到自己的現實。

旋即又收起了這些繁雜的念頭。

他現在隻是一個在模擬第二人生的樂子人罷了!

現實的情緒他不想帶進來,也無法帶進來,因為模擬器不允許他過多的乾涉正常路線。

他隻能夠在重大的事蹟前做出一些特殊的決定,但是不能全篇推翻。

譬如說剛出生就直接帶著他老爹跑路之類的,是根本辦不到的。

因為他的現實意識隻能間接影響模擬中的自身行為,譬如說想要增強自身實戰經驗的話,會主動去尋找那些山匪練手,而不能直接強力扭轉和乾涉。

不過很多時候,他自身的決定,也會影響到後續的模擬進程。

林清照怯生生的站在徐父的身畔,懷中緊緊抱著一柄雪白的長劍,用怯懦中帶著幾分好奇的眼神打量著眼前一襲白色長衫的徐無塵。

她還從未見過生的這般好看的男子。

她一直以為她爹爹是世上最好看的男子,冇想到徐無塵比起她爹爹還要好看許多倍。

姿容英俊,眉目含情,俊逸的麵容上有著說不出的少年風華。

就像那天上的仙人似的。

“塵兒,你且帶林丫頭下去安排住宿,好生照顧她,要是敢讓她受委屈,為父可不放過你!”徐父一臉凝重的看著徐無塵說道。

“是。”聽到徐父的話語,徐無塵不禁撇了撇嘴,這可比他現實裡那個便宜老爹還過分!

究竟誰纔是親生的啊!

這丫頭也不是他的兒媳!

看了一眼怯生生站在一旁的林清照,徐無塵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:“我帶你去你的房間。”

“嗯……”林清照發出一聲微不可聞的聲音。

徐無塵上前伸出手來,想要挽住少女。

但是少女見狀,卻猶如受驚的兔子一般,嚇得後退了幾步。

徐無塵見狀隻是不以為意的笑了笑。

想要讓少女對他卸下提防,怕是還要多費一些工夫。

他也冇有指望一個社恐少女能瞬間變成社交牛逼症。

本以為自己的舉動有些失禮,內心充滿複雜的林清照看到徐無塵溫潤的笑容,星眸微微閃亮。

眼前的人……似乎還挺好的。

和其他人不太一樣。

徐無塵帶著林清照離開主廳,朝著自己的後院走去。

而林清照則是小心翼翼的抱著自己懷中的劍,亦步亦趨的跟隨著徐無塵。

“這柄劍,對你來說很重要?”徐無塵有些好奇的瞥了一眼身畔的少女,輕聲問道。

“恩……這個,是媽媽留給我的。我小時候說自己想要成長為劍仙,母親就走遍大荒,為我帶回來了這柄劍!”林清照輕輕點了點頭,星眸中隱隱有淚光閃爍,似乎是想起了什麼難過的事情。

“抱歉。”看到少女一副水做的樣子,自己隻是稍微一碰就出水了,徐無塵隻能溫聲安撫著林清照。

“沒關係……是我自己的問題,我可是要成為劍仙的女人!!”少女搖了搖頭,脆生生的說道,怯懦的小臉上,罕見的出現了堅毅之色。

握著劍的小手,又用力了幾分。

“那我就成為劍仙好了。”徐無塵聞言,輕聲笑道。

“咦?”林清照一怔,旋即明悟了過來徐無塵話中的含義,得知徐無塵在調侃她,俏顏不禁微微泛紅,美眸輕瞪了一眼徐無塵。

兩個人行走在後院中,少女突然駐足而立,星眸靜靜凝視著身畔的桃樹,眸中隱隱泛著驚羨之意。

“你喜歡桃花?”察覺到林清照的小動作,徐無塵停下步伐,有些意外的回身問道。

“恩,桃花……很美。”林清照微微點了點頭,臉上帶著些許的嚮往。

“這樣。”徐無塵笑了笑,走上前去,摘下一株桃枝來,插在了少女的鬢邊。

原本就明豔不可方物的少女,此時更是宛若畫卷中走出來的仙子。

這樣一看,倒是還當真有幾分桃花劍仙內味兒了!

看著眼前人麵桃花相映紅的場景。

徐無塵輕聲感慨道:“千秋無絕色,悅目是佳人。”

聽到徐無塵的話語,林清照眨了眨星眸,看向徐無塵的眼神少了幾分警惕和畏怯。

隻是靜靜地望著少年和他身後的月光。

月光還是少年的月光,九州一色還是李白的霜。

此間月光。

靜謐而美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