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色古香的房間中,瀰漫著陣陣來自於伽南特產的熏香味。

混雜著麵前兩個堪稱絕世的女子身上淡淡的體香,讓人為之心曠神怡,仿若置身瑤池仙境。

徐無塵徑直坐在一旁的太師椅上,瞥了一眼眼前的兩個絕代芳華的絕世女子,淡淡的說道:“見過女帝陛下,見過國師。”

身為帝師,徐無塵和自己現實中的世子身份享有的特權差不多。

徐無塵可以詔書不名、讚拜不名、入朝不趨、劍履上殿。

甚至徐無塵想的話,也不是完全冇機會夜宿鳳床,前提是自己不想保住自己的頭。

至於丟的是哪個頭,就要看自己伺候完女帝後她的心情了。

運氣好的話冇準兩個頭都能保住。

“帝師你來了。”六皇女,亦或者說女帝,看了一眼徐無塵平靜的說道。

洛瑤光看向麵前的徐無塵,透徹似明鏡的鳳眸中隱隱流轉著光芒。

眼神中帶著幾分熱忱。

就像是久彆之後的戀人再次相逢。

一旁的道姑也微微側目,靜靜地觀測徐無塵。

一雙桃花眼中,時不時閃過一抹異色。

像是看到了什麼新奇的存在。

女子朱唇輕啟,檀口緩緩吐出幾個字:“貧道顧清寒見過帝師。”

打完招呼後,三個人陷入了短暫的沉默中。

徐無塵藉機打量著眼前的兩個女子。

此時的洛瑤光剛守完孝。

已經換上了徐無塵在現實中熟悉的玄色鳳袍,頭戴鳳冠,眉心的梅花印顯得尤為鮮豔。

美中不足的是白淨修長的**上少了一雙黑絲。

這讓徐無塵不禁泛起了心思。

看樣子這女帝似乎還不明白她的魅力所在。

自己有必要幫她整幾雙黑絲出來,讓她將魅力發揚至極限。

畢竟黑絲纔是女帝的靈魂!

要是再搭配上一雙高跟鞋的話就更完美了!

站在女帝身後的,則是一個身著太極袍的道姑。

徐無塵很清楚,這位應該就是大乾王朝的國師,也是大乾王朝上清道的道子。

看起來年齡約摸在二十餘歲。

不過修道之人,向來心性和年齡奐以及外表不能一概而論。

看起來隻有二十餘歲,實際上可能已經是如狼似虎的女人。

“這個女人,極為不簡單!俗話說得好,越是漂亮的女人越危險,這女子至少也是超·危險級。”徐無塵的心中暗道。

眼前的國師身上散發著成熟女性的嫵媚,還有妙齡少女的純真,兩種截然不同的氣質,卻被她完美的糅合於一身。

眉心的硃砂更是多了幾分聖潔的味道。

好似天山上的雪蓮,又似奈河邊的曼陀羅花。

既讓人忍不住想要上前一探究竟,深入瞭解。

卻又讓人不忍褻瀆其的冰清玉潔和高貴。

這樣兩個大乾王朝中最高貴,最神秘,同時也是最美的女子湊在一塊兒。

讓身為正人君子,潔身自好的徐無塵也不禁有些意動。

這樣兩個各具千秋,風情萬千的絕世女子,當真是世所罕見。

看著眼前兩個絕代芳華的女子,徐無塵眉頭微微蹙緊。

要是自己有幸能夠來一場三人行的話,也算不虛此生了!

不過很快徐無塵就從眼前的美人陣中清醒了過來。

淦!

自己身為一個正人君子,儒家話事人,怎能滿腦子邪念!

諸邪退散!

【此人倒是不凡,陛下尚未說話,就知道陛下的煩心事了。而且還對陛下忠心耿耿,想著如何替陛下排憂解難,說不定這個人真的行!】

看到徐無塵皺著眉頭冥思苦想的樣子,一旁顧清寒眉頭微挑,好似遠山黛,心中頗為讚賞。

現在大乾王朝內憂外患,她和女帝需要的,正是徐無塵這種忠心耿耿且能力上佳,願為國分憂的忠良之臣啊!

一旁的洛瑤光看到徐無塵眉頭緊皺,滿是思緒的模樣,心頭也陣陣清甜。

【果然,我就知道我不會看錯人的!我還冇有來得及說出口,他就已經在替我操心國事了!】

兩個大乾王朝最具地位的女子,心中默默地對徐無塵給出了高度評價。

徐無塵摒棄雜念後,看到眼前的兩個女子不住地衝自己點頭,不禁有些納罕。

難道說自己剛纔的心思被她們兩個人猜到了?

不可能!

絕不可能!

自己隻有那麼億點點邪念閃過,怎麼可能剛好被抓到。

可是這兩個女人,怎麼一副讚賞的模樣看著自己。

總不能是想讓自己出賣男色吧?

對自己魅力有清晰認知的徐無塵,隻覺脊背生寒。

因為現在讓女帝最為困擾的,顯然就是後宮的那些女子歸宿,其他皇子皇女的安排,還有即將麵對的王朝內各大世家和藩王的麻煩,以及時不時騷擾邊境的那些異族。

徐無塵見狀,連忙乾咳了一聲說道:“咳,女帝陛下今日召臣前來,想必是為了前朝遺留下來的那些問題吧?”

前朝一般指上一任皇帝和上一個王朝,徐無塵說的自然就是老皇帝的那些問題。

畢竟現在洛瑤光纔剛繼承大統,顯然還不是處理其他威脅的時候。

“不錯!父皇臨終前,指認我為繼承人,但是我那些皇兄皇姐們,顯然不太服氣這個決定。雖然說有國師和帝師全力支援,在正統性上無可爭議。可是朝中有一部分位高權重的大臣已經被他們拉攏過去了,要是他們沆瀣一氣的話,於朕而言也有不小的麻煩。”

洛瑤光微微點了點頭說道,“除此之外,父皇在宮中留下來的那些妃子如何處置,也是件麻煩的事情。”

徐無塵聞言,淡淡的說道:“其他皇子的事情其實並不難解決。根據我大乾王朝祖製,皇室成員年滿十五者,即可出宮開府。當今皇子中比較有威脅的無非就是大皇子,二皇子,四皇子,隻要將他們搞定了就簡單了。”

洛瑤光鳳眸微眯,靜靜地望著徐無塵,有些激動的說道:“哦?!帝師細嗦,朕想聽聽你的看法!”

徐無塵清了清嗓子,微笑著看向洛瑤光。

洛瑤光一怔,旋即明悟過來。

立即將白玉桌上的一杯熱茶遞向了徐無塵。

茶杯邊沿還有著一抹淡淡的朱印。

“欸?!”看到這一幕,一旁的顧清寒微微一滯。

這是她剛纔用的茶杯啊!

女帝竟然將她的杯子遞給了徐無塵?!

“多謝陛下賜茶。”

徐無塵看似恭敬地接過茶杯,然後飲了一口熱茶,立即唇齒生香。

上好的江南香茶,混雜著女子的淡淡津液,比之那些花魁們用口渡給自己的茶香甜了不知道幾萬倍!

“果然是上等好茶,入口唇齒生香,甘甜解渴,讓人回味無窮。”徐無塵笑吟吟的說道,“正如這人一般。”

“......”

看著徐無塵的唇印和自己的唇印重合,饒是身為修道之人,講究清心寡慾的顧清寒都有些許的羞赧。

這種......應該算是間接親吻了吧?!

從未有過的羞恥感,蔓延在女子的心中。

偏偏徐無塵那一臉享受的模樣,讓顧清寒心境愈發不平穩。

這傢夥究竟是在感慨茶的味道,還是在感慨她的味道?!

看到徐無塵的模樣,發現自己竟然不小心將顧清寒的茶杯遞給了他,洛瑤光瞬間有些心頭不快。

她方纔過於急切,並未注意到是誰的杯子。

現在不禁頗為懊惱。

不過良好的修養和城府,讓洛瑤光保持了平靜,清冽冰冷的聲音中帶著幾分恭敬:“還請帝師授業解惑!”

徐無塵緩緩的說道:“陛下彆急,臣這就為陛下授液解惑。依我看來,想要對付這些皇子,一共有三種辦法!”

“臣這裡先說上策,上策就是將他們派去大乾王朝其他地方,封為藩王,讓他們和其他藩王分化地盤和權力,既可以解除他們的威脅,還能夠讓藩王的權力進一步降低。”

“畢竟這些藩王雖說受到各地知府和州官限製,軍權不在他們手中,但是卻有著私兵製度,加上一些立下過汗馬功勞的藩王,甚至還充當著地方的屏障。譬如寧王這種帶甲數萬的藩王,威脅不容小覷,而大皇子他們可以有效的和其他藩王分化權力。屆時就算想要削藩也不過是陛下一句話的事情。”

“而他們這些藩王想要心往一處使也是極為困難的事情,畢竟有膽大的,自然也有膽小的,而且當今朝廷至少在地方上的掌控權還是有的,他們誰也不願意當那個出頭鳥。”

“這於陛下而言,或許有些冒險,卻是一個一舉兩得的方法!”

“中策則是讓他們前去先帝陵前守孝三年,利用這三年時間,可以有效的瓦解他們的權力!如若有人膽敢違抗的話,陛下也可以站在道德製高點上,對他們進行口誅筆伐,合理的削去王室身份!是最為穩妥的一個辦法,但是耗時較久,且比較費時費力。不過正符合治大國如烹小鮮這句聖人之言。”

“下策就不太推薦了,那就是直接將他們斬草除根。想必陛下手中應該也有不少他們曾經犯下過錯的記錄,陛下現在可以利用這些來扳倒他們。但是新帝剛繼位就對昔日皇子下手,傳出去於陛下名聲不利,而且難免會惹來動盪。雖然可以斬草除根,卻也有著不少禍患和弊端。所以是下策!”

說完之後,徐無塵便不再多言,隻是靜靜地品著茶。

身為一個合格的幕僚,那就是替自己的主公將一切計策和其中的利弊闡述清楚。

至於最後拍板決定的,自然還是主公了。

擅自替主公拿主意的話。

成了是主公英明,失敗了那就要等著項上人頭易主了。

不得不說,這杯茶一看就是國師喝過的。

因為其中隱隱有一絲道家真韻,讓徐無塵喝了之後翩然若仙,彷彿要羽化飛昇一般。

徐無塵瞥了一眼國師,恰好四目相對。

看著宛若世間最聖潔又最嫵媚的國師,徐無塵嘴角微微勾起,浮現出一抹極為好看的弧度。

“有趣,這女人是在偷看自己嗎?”徐無塵心中暗道。

看到徐無塵望向自己,原本就極為在意這件事情的國師隻覺一陣不自在。

偏偏又不好直接將視線移開。

隻能和徐無塵的眼神相互凝視。

看著徐無塵的笑容,顧清寒隻覺心頭有些異樣的情緒。

該死!

這個男人也未免好看過頭了!

一襲白衣翩然若仙,俊美無儔的外表好似謫仙臨世,尤其是一雙眉目含情,哪怕是清心寡慾的仙子也要開始思凡塵!

哪怕是心如止水,明鏡清澈的顧清寒,也不禁泛起了一絲漣漪。

再看到徐無塵方纔舉手投足間充斥著優雅,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,胸懷溝壑,腹藏甲兵。

這讓顧清寒愈發的欣賞徐無塵。

這樣的人......或許當真是自己的天命之人?!

顧清寒不禁有些被這個念頭嚇到!

她本意隻是想找一個足以輔佐女帝平定亂世,四海昇平之人!

她可冇有任何挖女帝牆角的心思啊!

想到這,顧清寒眉宇間微微泛起一抹複雜之意。

桃花眼中更是泛起了一層水霧,讓人癡迷流連。

一旁的洛瑤光本來還在思考著徐無塵提出的幾個應對方針,注意到徐無塵和顧清寒竟然當著自己的麵眉目傳情。

秀眉微蹙,鳳眸微眯,閃爍著一絲寒芒。

“咳!”

洛瑤光直接打斷了兩個正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眉目傳情的狗男女。

洛瑤光清冷的聲音中帶著一絲寒意:“帝師方纔的計策,朕已經考慮過了!朕感覺中策比較穩妥,但是上策也不乏為治國良策,具體的,朕打算私下再好好商量一番,你們兩個就不必再眉目交流了!”

言語中,還帶著一絲酸味。

洛瑤光突然有些後悔讓國師和她一起見徐無塵了。

她就應該知道,徐無塵這傢夥不是一個安分的人。

尤其是遇到國師這種國色天香的絕世仙子。

而且她有點高估國師的定力和心境了!

被洛瑤光這麼一說,顧清寒玉顏微微泛紅,輕聲說道:“貧道方纔隻是想到了一些事情,並非和帝師眉目交流。”

當著女帝的麵被抓到和徐無塵眉來眼去,眉目傳情,讓顧清寒恨不得在地上刨個洞鑽進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