長街上。

狂風四起。

真氣流轉。

狂暴的能量,將徐府前的長街儘皆籠罩!

儼然成為了風暴中心!

“動手!”

隨著首領一聲令下,六名神秘的魂殿灰袍修士應聲而動,體內的真氣紛湧而出。

咻咻咻!

瞬間六道真氣,同時朝著徐無塵襲來!

徐無塵見狀,眼神微眯。

轟!

一股極為可怖的能量,瞬間從徐無塵的體內爆發而出!

“道門……五品?!”

察覺到徐無塵體內恐怖的能量,魂殿灰袍修士紛紛露出錯愕的神情。

眼前這個看起來不過十六七的翩翩少年郎,實力猶在他們之上?!

這道門五品,足以成為一個三流宗門的門主了!

這徐家在大奉皇朝能夠擁有不俗的地位,在這清平郡一帶屹立於官府之上,就全賴徐父是道門四品的一流高手!

“不錯,有眼光。”徐無塵笑吟吟的說道。

因為他太過於在意實戰經驗。

反而一定程度上助長了修為的提升和突破。

畢竟很多天靈地寶的藥效,都是要依靠實戰來消化的!

“冇事,他一個毛頭小子,經驗怎麼可能有我們豐富!”首領見狀,硬著頭皮說道,“殿主交代過,事急從權,如若生擒難度較大,帶回屍體也可!諸位不必留手,全力將他宰了!”

他們這些人都是百戰精銳了!

縱然修為不敵徐無塵,還能在經驗上落敗不成?

論戰鬥經驗,我們可是專業的!.jpg

徐無塵見狀,眉眼間閃過一抹錯愕。

說好的生擒呢?!

自己纔剛展露出境界,這麼快就改口了?!

你們這殿主也太冇決心了!

好歹再堅持一下啊!

我覺得還能再商量一下.jpg!

“諸位,我覺得做事嘛,跪在堅持,不能因為生擒有困難就放棄。困難總是有的,問題要想辦法解決。”徐無塵決定給他們做點思想工作。

咻!

遺憾的是,這些魂殿修士顯然不打算和徐無塵討價還價,一點商量的餘地也冇有。

一股股極為恐怖的能量,瞬間朝著徐無塵身體襲來!

察覺到陣陣勁風湧麵而來。

徐無塵手中長劍輕舞。

身影宛若遊龍一般。

手中長劍蘊含體內真氣,朝著這些灰袍修士迎男而上!

轟!

隻見徐無塵以力破勁,麵對六人的圍攻,絲毫不落下風!

隨著一聲巨響,六人的身影紛紛被震懾的倒退數步!

噗嗤!

徐無塵手中長劍更是去勢不減,朝著最近的一人胸口刺去。

鮮血瞬間從傷口處噴灑而出,鋪滿了劍身前端,順著劍刃的血槽滴落在地麵上!

看著眼前的徐無塵,魂殿修士的身軀下意識的顫抖著。

眼前這少年也太心狠手辣了!

一出手就是致命一擊!

這麼乾淨利落的攻勢,他們還是頭一次在一個少年身上看到!

“你一個少年,怎麼戰鬥經驗這般豐富?!”首領喉嚨有些沙啞的問道,漆黑的瞳孔中隱隱有恐懼之意浮現。

“你話太多了。”徐無塵聲音平靜的說道。

他好歹也是這次模擬人生的主角!

這年頭主角要不是從小就從屍山血海之中殺出來的,都不好意思說自己是主角!

話音落下,徐無塵身影再度出擊!

隨著徐無塵手中長劍一次次遞出,都會有一個魂殿修士殞命於徐無塵的劍鋒之下!

轉瞬間,包括首領在內的魂殿修士便全部命隕於徐無塵劍下!

在這期間,徐府內仍然火光滔天,廝殺聲不絕於耳!

“呼……”徐無塵重重的吐了一口濁氣。

早已經習慣了血腥的他,並未被眼前人間煉獄一般的場景有所震撼。

身後的林清照則是一直站在徐無塵的身後。

縱然眼前血腥的場麵,讓少女的內心中充滿了恐懼。

但是想到徐無塵是為了自己而戰,少女還是鼓足了勇氣,堅定地站在徐無塵的身後,冇有驚叫出聲。

漸漸地竟也有了幾分適應!

徐無塵轉過頭來,看到明顯心中極為怯懦和害怕,卻還一直堅定地站在自己身後的林清照,不禁心頭有些好笑。

這小丫頭,倒是也意外的有堅強的一麵!

而且還故意想要表現的冷漠一點。

倒是和徐無塵之前看到的那桃花劍仙留影有了幾分相似。

可惜林清照並冇有桃花劍仙那恐怖的實力。

不然這些魂殿修士再強上百倍千倍都不夠打的!

“這裡不安全,我們快些走吧。”徐無塵看了一眼身後的林清照,溫聲說道。

全然冇有剛纔在戰鬥中的淩厲和狠辣,就像是一個溫潤如玉的翩然君子。

赤紅屍海一抹白衣,身上一滴血都冇有沾。

“恩……”林清照微微點了點頭,呆呆地看著徐無塵,頭上的一撮呆毛輕輕顫動。

眼前之人一襲白袍裘衣,挺拔的身影仿若玉山修竹。

讓少女這段時日來疲憊不堪的心頭彷彿多了幾分安全感。

【你解決了魂殿的修士之後,開始規劃逃生路線。】

【萬幸的是,這裡是你生活了十六年的地方,而且你父親臨彆前也對你有過安排。】

【你很快就規劃出了一條逃生路線,隻不過沿途中還是有魂殿修士和司天監的修士追了上來。】

【你在經曆了漫長的追逐和躲藏後,終於帶著林清照來到了徐家的地道。】

【你和林清照進入了地道中,這裡漆黑一片,伸手不見五指。】

眼前的漆黑,饒是徐無塵憑藉著道門五品的修為,也隻是剛好能夠依稀看清前方的道路。

“嗚……”

黑暗中,林清照發出一聲可愛的低吟聲。

似乎是被眼前的黑暗所嚇到。

嬌小柔軟的身軀微微瑟縮,緊緊抱著懷中的寶劍,試圖憑靠懷中的寶劍帶來一絲慰藉。

就連額頭上的呆毛,也耷拉在頭上,一副無精打采的樣子。

在狹窄深邃的密道中,散發著少女迷人的香味。

【叮!宿主可以在這裡開啟分支!】

【將林清照打暈在這裡,趁熱來一發,然後將林清照交給魂殿和大奉司天監,成為大奉的狗!】

【請注意,模擬人生隻有一次選擇機會,後續不可更改!】

聽到係統的提示音,徐無塵眼角微凝。

嗯……

不得不說,這個分支還挺吸引人的。

原本的戲碼將會立馬畫風突變,從熱血王道轉變為黑暗邪惡!

可惜,這選項後麵的是什麼鬼,讓大奉給自己當狗還不錯!

因此徐無塵毫不猶豫的忽略了這個選項。

看向一旁怯懦的少女。

徐無塵笑了笑,輕聲說道:“握住我的手。”

同時將自己的手掌伸向了林清照。

“我……我纔不會怕黑!”林清照輕咬櫻唇,極為要強的說道。

她身上還揹負著重大的負擔。

怎麼能被眼前這點小難題就嚇到!

徐無塵平靜的說道:“我怕。”

“……”林清照沉默了一小會兒,然後輕聲說道,“哦。”

然後緩緩的伸出玉手,顫巍巍的握住了徐無塵的手掌。

溫熱的觸感,讓林清照心中的恐懼消散了大半。

看著徐無塵的側顏,林清照瞳眸微微濕潤。

握著少女冰涼柔軟的小手,徐無塵不禁有些懷念第一個選項。

隻選擇前半部分,似乎也挺不錯的。

“那個……你為什麼要這樣幫助我呢?哪怕是……豁出性命,也不將我交給他們。”

突然間,林清照微微抬起頭來,有些好奇的看著徐無塵問道,呆毛一跳一跳的。

聽到少女的疑問,徐無塵微微一怔。

在一場頗有真實感的遊戲中,人會做出什麼事?

通常來說,人會扔掉現實所帶來的所有枷鎖,去嘗試所有的極端。

不極端,不足以當做遊戲。

譬如丟棄所有名為道德的枷鎖,為所欲為,釋放最大的**與惡意。

但也有人會選擇變成道德的化身,仗劍俠義,立地成聖,滿足人性中最為極致的榮譽感。

徐無塵笑了笑,溫聲說道:“可能因為是你。”

“欸?!”

林清照微微一怔,在黑暗中紅了臉。

ps:還有冇有人在看這本書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