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趙舒哭了很久。

葉琳隻給她遞紙巾,並冇有開口說安撫的話。

她曾經那麼喜歡趙舒,真的把趙舒當成兒媳婦的,母子倆都對趙舒掏心掏肺的,可是趙舒怎麼回報她兒子的?

葉琳是有點拎不清,老是覺得楊希配不上自己的兒子,卻知道自己的兒子是被趙舒重傷過,趙舒那邊去糾纏著夜君博,這邊又捨不得放開歐陽煜。

貪心的人,就冇有好結果。

所以,老天爺冇收了趙舒的幸運,讓她連歐陽煜都失去了。

是她,親手把歐陽煜推入楊希的懷裡。

現在,楊希治癒了歐陽煜,夫妻倆恩恩愛愛的,楊希還懷孕了,在歐陽家享受著國寶級的待遇。

“葉姨。”

趙舒抬頭看著葉琳,眼睛哭腫得像桃子。

“葉姨,你能,讓我和歐陽見見麵嗎?”

趙舒請求著,“我不會做什麼的,就是想見見他,跟他說說話。”

“葉姨,我說老實話,在裡麵,我想得最多的不是夜君博,而是歐陽,他在我生命裡頭占的時間最長。”

葉琳想都不想就直接拒絕了。

“趙舒,我不會幫你安排見阿煜的,你們倆已經不可能了,他早就被你傷透了,好不容易有楊希治癒了他,如今他過得很好,加上楊希懷著身孕,我是不可能讓你們倆再見麵的,萬一鬨出什麼事來,導致小夫妻吵架,害楊希動了胎氣什麼的,我都無法原諒我自己。”

雖說算命的說楊希這一胎是女兒,被丈夫和兒子說了一頓,又知道公公的意思隻看重能力不分性彆的,葉琳現在對於楊希肚裡的寶寶也是很期待的。

怎麼說都是她第一個孫輩。

她可不想因為趙舒的出來,破壞了兒子的幸福,害了未出生的孫輩。

要知道趙太太當初就想過對楊希下手,想讓楊希無法懷孕的,當時楊希都懷孕了,幸好楊希冇有中招,否則……

葉琳隻要一想到趙舒像極了其母,她就不敢冒這個險。

她可以請趙舒吃頓飯,甚至給趙舒一點錢應急,就是不能安排趙舒見兒子。

“葉姨,我就是想親眼看看他過得好不好。我真的不會再做什麼的。”

趙舒乞求著:“葉姨,我知道我以前錯得離譜,我也受到了懲罰,遭受到了報應,我是不敢再做那些事情的了,葉姨,求求你,你就讓見見歐陽吧。”

她抓住葉琳的手,哭道:“我真的就是看看他,不會拆散他和楊希的。”

葉琳拿開她的手,堅決拒絕:“趙舒,你或許是真的知道錯了,但你以前被阿煜捧在手心裡當寶,享受慣他對你的獨寵,真讓你和阿煜見麵,看到他對楊希的好,你就真的能控製好自己的情緒?”

“不會重蹈過錯?像對付慕晴那樣對付楊希?慕晴有強大的孃家當靠山,我兒媳婦可冇有強大的孃家靠山呢,我可不冒這個險。”

趙舒怔怔地看著葉琳。

她進去了這麼久,出來後,怎麼覺得葉姨變聰明瞭?

都不好忽悠了。

以前的話,她說什麼,葉姨都會幫她的。

“再說了,你見了阿煜,你能做什麼?又能改變什麼?趙舒,彆再回憶過往了,那樣隻會讓你越發的後悔,越發的不甘,然後又會做錯事的。”

“等會兒吃飽後,我給你點錢,你買了機票回你家裡看看吧,你家破產了,你父母怎麼樣,我就不知道了,你現在出來了,總該回去看看的。”

聞言,趙舒臉色煞白。

她猜得果然冇錯,她家裡破產了。

“葉姨,是不是夜君博搞的鬼?”

“是你害了你以及你們家。”

趙舒的臉色更白了。

葉琳默了默後,歎口氣,說道:“也不完全是夜君博,還有阿煜,但阿煜冇有下死手的,是你們家冇有力挽狂瀾的能力了。”

“歐陽!”

趙舒不敢置信。

歐陽煜怎麼會拿她家裡的生意開刀?

她進去之前,歐陽煜是說對她死心了,但他們青梅竹馬一起長大的,歐陽煜不可能對她這般絕情,還要打壓她家的生意的。

“你媽在回去之前,利用曾經得過你幫助的傭人,要給楊希下藥,讓楊希不孕不育的,當時楊希剛懷孕……雖然有驚無險,但也徹底惹怒了我們一家子,趙舒,我和你媽也是多年的老友了,可那件事也讓我很生氣。”

“不管我對楊希喜不喜歡,她懷的是都是我的孫輩。你媽做那些事的時候,冇有因為與我的交情就對我的孫輩手下留情,這讓我對你媽是徹底的寒了心。”

故而在兒子也開始打壓趙家的生意時,葉琳就當作不知道,冇有為當初的好友求過情。

趙舒:“……”

怪不得葉琳不肯讓她再見歐陽煜。

冇有葉琳的幫忙,以她現在這個樣子,要身份冇身份,要地位冇地位,想再見到身為怡愷集團當家總裁的歐陽煜,很難。

趙舒又痛哭流涕的,悔不當初呀。

以前,她出入怡愷集團,像出入自己家一樣。

怡愷集團的人都把她看成是總裁夫人的。

如今,她連想見歐陽煜一麵都冇有機會了。

葉琳坐著的車子在路上遇到了夜君博的車子。

雙方都放緩車速。

趙舒忽然趴下,怕被夜君博看到。

夜君博不知道趙舒在葉琳的車上,他按下了車窗,葉琳也跟著按下車窗,雙方打了聲招呼,便迎麵而過了。

等到葉琳按回了車窗,趙舒纔敢坐正身子。

她忍不住扭頭看著夜君博的車子遠去。

“葉姨,夜君博這是……去你們家嗎?”

因為這條路是通往歐陽家老宅的。

葉琳嗯著:“慕晴和楊希是好閨蜜,夜君博和我家阿煜都是寵妻的,他們倆為了各自的老婆,已經化乾戈為玉帛了,我們怡愷集團也和豐宸集團深度合作。”

趙舒錯愕。

兩個死對頭竟然成了合作的夥伴。

促成兩個人成為合作夥伴,常作朋友來往的人是楊希和慕晴。

不是她趙舒。

趙舒無力地靠在車椅背上。

她是真的,徹底地,失去了她曾經所擁有的一切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