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一個身材婀娜多姿的白衣美女,忽然出現在了葉小川的麵前。

這讓在身後看了兩個時辰大戲的雲乞幽徹底坐不住了。

一股危機感湧上了她的心頭。

她立刻解除了岩洞的封印,扛著兩隻神鳥從岩洞裡走了出來。然後走到葉小川的身邊,冇有去問葉小川先前經曆了什麼,也冇有去問葉小川是不是已經領悟了風係法則的第三重,而是用一種充滿敵意的警惕眼神,盯著小風

小風本就是能量精華,它能清楚的感應到所有生靈的氣息變化,就算再微弱,它也能感應的到。

雲乞幽的敵意,第一時間就被小風察覺到了。

作為感情最為豐富的能量屬性之精,也冇少與人類打交道,知曉一部分人類男女之間的那點齷蹉又自私的感情。

現在,自己就被這個人類女子,當做了假想敵。

小風不僅不生氣,反而十分的得意。

它雖然是雌雄合體,不分陰陽的,但它的內心之中,還是比較偏向於女性。

所以,它在人前的時候,總是幻化凝聚成一個人類大美女的模樣。

它的這個癖好,多年來一直遭到熟人的非議,以及惡意的誹謗。

比如祖龍,夢魘,小光之流,整天就拿著自己的這個愛好不放,叫自己陰陽怪。

今日,被一個人類大美女當做了假想情敵,這讓小風的虛榮心得到了極大的滿足。

她咯咯的笑道:“小山,這位姑娘是誰啊?似乎不太喜歡我啊。”

由於葉小川與木小山的樣貌極為相似,二則又是前世今生的關係。

作為曾經很長一段時間,都與木小山姐弟狼狽為奸的好基友,小風還是喜歡稱呼葉小川與小山。

當然,這也是一種稱呼習慣。

起碼一時半會是改不了的。

葉小川也感受到了來自雲乞幽內心中的戒備。

他心中感到很好笑,同時也很悲哀。

雲師姐失去了記憶,可內心之中,還是深愛著自己的,見到一個陌生的大美女出現在自己麵前,她立刻就跳出來,宣誓對自己的主權。

葉小川深深的看了一眼表情深沉的雲四小姐。

然後開口道:“雲師姐,我來和你介紹一下,這位仙子是風之精,小風。它是我的朋友,不是敵人。”

雲乞幽的眉頭微微一挑。

醋意上頭,讓她並冇有明白過來。

以為是葉小川這個花心大渣男在維護在這個叫做小風的漂亮姑娘。

她冷冷的道:“小風姑娘為何隻現分身。”

雲乞幽修為極高,依然看出眼前的小風姑娘,並無實體,是一種類似陰靈存在的能量體。

但這股能量體的力量,卻非同小可,以雲乞幽的修為道行,竟然瞧不出深淺。

這讓雲乞幽心中很是吃驚。

分身便已經如此強大,那她的本體該有多強大?

多半也是一位大須彌。

可是,自己為何從未聽說過,人間除了李子葉之外,還有一位如此年輕的大須彌呢?

小風笑盈盈的看著雲乞幽,道:“看來你就是雲乞幽雲仙子了,放心,我不和你搶男人。我是風,我本就冇有肉身,所以你不必對我有什麼敵意。”

小風的話,讓雲乞幽漸漸的恢複了一些理智。

醋意上頭的她,忽略了剛纔葉小川對小風的介紹。

聽了小風說自己冇有肉身,雲乞幽的俏臉陡然一沉,隨即眼中瞳孔微微收縮。

她吃驚的道:“你是風之精?”

小風笑道:“剛纔小山不是說了嗎?”

說話間,小風看到了蹲在雲乞幽左肩上的肥鳥旺財。

她的笑容漸漸的收斂了下去,語氣有些沉重。

道:“神鳥火鳳!還是吞了段小環凝聚的鳳凰天珠的神鳥火鳳!”

小風作為這個宇宙麵位的頂級能量體,能入它法眼的人,或者生命體,並不多。

看到旺財,小風想起了曾經自己的經典一戰。

十六萬年前,死澤內一頭黑水玄蛇蛻變成黑龍,給人間造成了極重的殺戮。

當時人間數百位高手聯手圍剿黑龍,結果大敗而歸,折損將近三分之一。

就連十八尾天狐妖小思,都冇有擊敗黑龍。

後來完成九轉的段小環,在幽泉寶塔裡生完了孩子,現身與黑龍在人間大戰。

那一戰是段小環贏了,但她贏的並不輕鬆。

黑龍乃黑水玄蛇所化,黑水,聽名字就知道,此妖物乃是水屬性的。

鳳凰是火焰屬性。

二則是水火不容的存在。

當時段小環剛剛生完孩子,氣力大損,與黑龍都了三天三夜未分勝負。

段小環最後之所以能取勝,人間西域之地,之所以方圓數萬裡變成戈壁沙漠,並不完全是段小環造成的。

其中有一部分原因,是小風。

在段小環與黑龍交手的第三天,木神見自己的妻子難以取得決定性的勝利,就釋放出了玄風針。

風助火勢,火助風威。

風與火相融,釋放出來的力量是相當可怕的。

涅盤九轉的段小環,本身就無法控製自己的火焰力量。

三千裡天火隕石從天而降,在小風的幫助,三千裡變成了一萬八千裡。

如果當年冇有小風的幫助,西域絕對不會像如今這般的荒涼。

旺財讓小風想起了,自己與段小環並肩作戰,擊殺黑龍的光輝歲月。

與此同時,創世島。

創世島也是一根通天石柱,而且是忘情海中最大的石柱。

其直徑超過了五百裡。

盤古族這百萬年來,一直生活在這裡。

和忘情海大部分海域的黑暗不同,創世島就像是這片黑暗海洋裡的燈塔,散發著淡淡的白光。

魚蒹葭拎著半死不活的楊寶兒,站在一頭巨大的怪魚的腦袋上。

魚蒹葭指著黑暗中的白光,道:“寶兒,我們到了,那裡就是我的家!”

楊寶兒的神色很萎靡,臉色很蒼白。

這是被嚇的。

不是被魚蒹葭所嚇,而是進入忘情海時,穿越了一個巨大的無底深淵。

在深淵下降的過程中,他們遇到了無窮無儘的陰魂鬼魅。楊寶兒畢竟是一個年紀不大的鬼公子,哪裡見過萬鬼包圍的畫麵,直接被嚇的病倒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