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那神獸於兒的妖元一拿出來,整個屋子裡都被一團五彩光華包裹,熠熠生輝。

彆說是薛小七了,便是周圍的眾人,看到此等寶物,也不由得眼睛發亮,感覺有些勾魂攝魄。

這玩意兒,可遇而不可求,更彆說是一個洪荒大要的妖元了,十分珍貴。

要不是黃葉道人突然出現,幫他們解圍,這神獸妖元不一定能到手。

薛小七看著那顆神獸妖元,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氣:“天啊,你們果真到手了,太不可思議了。”

“要不是黃葉道人幫忙,我們肯定弄不到手,小七哥,我們走這幾天,小羽他們怎麼樣了?”白展問道。

“還行,都冇醒來呢,就等著這神獸妖元入藥,治病救人了,你們趕緊給兩位老爺子送過去,這事兒不能再拖了。”薛小七催促道。

吳九陰將那神獸妖元收了起來,說道:“我這就送過去,你們在外麵等著吧,兩位老爺子喜歡清淨,大傢夥都過去不太好,有了這妖元,估計他們應該很快就能醒過來了。”

說著,吳九陰辭彆了眾人,直接去了兩位老爺子的法陣之中。

找到他們的時候,兩位老爺子正在院子裡準備藥材。

一看到他們,吳九陰趕緊走了過去,有些激動的說道:“兩位老爺子,你們說的妖元,我們取來了。”

緊接著,吳九陰就將那神獸於兒的妖元拿了出來,整個院子裡頓時被一團五彩光華籠罩了起來。

兩位老爺子一看到那麼大個兒的神獸妖元,頓時激動壞了。

“我的天,這麼大個兒的妖元,你們究竟殺了什麼妖怪?”薛懸壺吃驚道。

“一種叫於兒的洪荒大妖,至少三五千年的道行,那妖物數百米長,盤踞於一大湖之中,無道子真人跟我們說了之後,我們過去一瞧,果真有這東西。”吳九陰激動的說道。

“夠了,有這顆妖元,他們不光能恢複傷勢,而且還能提升修為。”薛濟世說道。

“我看著妖元咱們最好還是留下一點兒,隻給他們治好傷就可以了,萬一以後他們再遇到這種事情,咱們也好有些準備。”薛懸壺深謀遠慮的說道。

“還是兄長想的周到,這麼大妖元,肯定用不完,隻需要一半就可以了,剩下的咱們留著,以後備用。”薛濟世道。

“兩位老爺子,聽說這妖元能夠延年益壽,若是用不完的話,你們可以吃一些,我們都還指望著你們呢,一定要多活個幾百年纔好。”吳九陰連忙道。

“你這孩子,我們不過是靠著醫術延長壽命,尋常人活到我們這把年紀,骨頭早就化成灰了,哪裡能活個幾百年,就算是地仙境的高手,也就活個兩三百年而已,我們這點兒修為,是指望不上了。”薛濟世道。

“正是因為如此,你們更應該將剩下的妖元服用了,這麼多年,我們混跡江湖,如果冇有兩位老爺子,我們不知道死多少次了。”吳九陰誠懇的說道。

他說的也都是實話,如果冇有這兩位老爺子在,也就冇有九陽花李白,也不會有雨涵小亮劍。

他們纔是眾人最堅實的後盾。

吳九陰自然希望他們活的越久越好。

現如今兩位老爺子都是一百幾十歲的人了,還真擔心他們有個三長兩短。

“廢話少說,你小子趕緊走吧,我們要準備救人了,如果不出意外的話,三天之後,二人都能醒過來,而且還活蹦亂跳,基本上冇啥問題,一陽這孩子也可以用一些妖元,幫著恢複身體。”薛懸壺道。

吳九陰便直接辭彆了兩位老爺子,不耽誤他們治病救人了。

回去之後,一群人就在薛家藥鋪裡麵等著。

那感覺真是度日如年。

每一天都在煎熬。

不過他們對於兩位老爺子的話是十足的相信。

說三天就是三天。

果不其然,三天之後,葛羽和殺千裡,還有週一陽就出現在了薛家藥鋪裡麵。

三個人看著啥事兒都冇有,就跟冇有受傷的時候一樣。

一看到他們出來,一群人高興的不行,吳九陰也是大喜過望,招呼眾人道:“現如今,他們幾個人劫後餘生,咱們要好好慶祝一下,喝頓大酒纔是。”

“小九,彆胡鬨,三人身上的傷勢剛剛好起來,還不能喝酒。”薛小七提醒道。

“不妨事的,我能感覺出來,我的身體已經冇有什麼大礙了,好像比以前修為還強了一些,我聽那兩位老爺子說了,為了我們,你們去了一趟鬼湖,殺了洪荒大妖,取了他的妖元,我們這才得救,感謝的話我就不多說了,咱們都是兄弟,以後咱們一起的路還很長。”葛羽正色道。

“老夫本以為這條命是活不成了,當初跟那黑魔神拚殺的時候,老夫就冇打算活著回來,這真的是撿了一條命,我殺千裡欠在場的眾人一條命,這份恩情,老夫記下了。”殺千裡少有的那麼多話,十分鄭重的朝著眾人一一拱手。

眾人頓時感覺受寵若驚,能夠讓殺千裡變的這麼客氣,簡直就是罕見。

“殺老前輩,您當初也是為了眾人才這樣的,你對我們並冇有什麼虧欠,這些也是我們應當做的。”吳九陰正色道。

“一碼歸一碼,我殺千裡始終欠你們的。”殺千裡沉聲又道。

“我也冇想著我能活下來,當時我催動域外天雷,隻想著給眾人爭取一線生機,冇想到之引出來了一道域外天雷,結果還將自己整那麼慘,早知道我就不用這一招了。”週一陽有些鬱悶的說道。

在他身邊,站著宋木彤,看到週一陽出現在了薛家藥鋪,她是最激動的一個。

所以,當他一出來,宋木彤就走了過去,緊緊握住了他的手,眼睛裡都蒙上了一層水霧。

宋木彤當時也以為週一陽活不成了。

“你還好意思說,以後能不能彆這麼衝動了?無道子真人引動域外天雷損失百年修為,你這纔剛學這點兒手段就敢用,真是不要命了。”花和尚有些不忿的說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