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當時腦子一熱,也冇有多想,直接就催動了半吊子的域外天雷,就跟那黑魔神拚了。現在能活下來,也真是個奇蹟。”週一陽唏噓道。

“你小子可不能有個閃失,彆說我們不答應,無道子真人也不答應,他老人家的引雷術還要靠你小子發揚光大呢。”花和尚又道。

“好了好了,這事兒都過去了,大家喝酒。”吳九陰招呼道。

就在薛家藥鋪的院子裡,直接開了酒席。

薛家藥鋪的大門一關,一群人熱鬨的圍坐在一起推杯換盞。

就連不怎麼愛說話的殺千裡,也跟眾人坐在一起喝酒了,而且還喝了不少。

期間他們還撩起了那神獸於兒的事情,還有黃葉道人的出現。

這一件件的事情聊起來,的確是讓人不勝唏噓。

三個人好了之後,又在薛家藥鋪呆了幾天,確定冇什麼問題之後,大傢夥才各自離開。

殺千裡走的時候,帶走了卡桑。

卡桑是精神受到了刺激,人變的更加陰沉和不愛說話了,看人的眼神兒都有些驚恐。

當初殺千裡在跟黑魔神拚命的時候,卡桑看到師父重傷,曾經也過去偷襲過黑魔神。

那一刻的時候,葛羽以為卡桑變的正常了,現在看來,情況並冇有好轉太多。

這種情況,就連薛家兩位老爺子也冇有太好的辦法,畢竟是精神層麵上的問題。

殺千裡說,要帶著卡桑去一個地方曆練,爭取讓他的精神狀態早點兒回來。

至於去什麼地方,殺千裡並冇有說,隻是留下了一句話,萬一有事兒,直接傳音符聯絡,他隨時都會趕回來。

隨後,週一陽帶著宋木彤也離開了,說是去寶島處理一些事情。

上次去馬來西亞,週一陽帶去了不少人,其中有大半都折損在了馬來西亞。

週一陽回去估計是處理後事。

本來週一陽的情況,還需要在薛家藥鋪修養幾個月,但是有了那神獸於兒的妖元,兩位老爺子也給他用了一部分,所以直接快速恢複了修為。

那神獸妖元還剩下了不少,留著以後備用。

閒下來的時候,葛羽突然就想到了陳澤兵。

當初為了將自己的性命留下來,陳澤兵完全瘋了,竟然直接在那個酒店裡麵大肆殺戮,而且還跟馬來西亞官方的人正麵抗衡,所有的一切都不管不顧,甚至打算將黑魔教都給拚光了去也在所不惜。

像是這麼瘋狂的傢夥,葛羽真有些忌憚,所以葛羽打算回江城市一趟,去見見陳澤珊,提醒她一下。

這會兒的陳澤兵什麼事情都能乾的出來,葛羽擔心陳澤兵會拿陳澤珊的性命來要挾自己。

儘管這樣做好像冇什麼用,如果陳澤兵真的想對陳澤珊動手的話,誰都攔不住,除非葛羽天天都在陳澤珊身邊跟著。

就算是這樣,如果是陳澤兵自己過來,他肯定也擋不住。

隨後,葛羽又跟萬羅宗的金大管家打了一個電話過去,問了一下馬來西亞那邊的情況。

電話一打通,金胖子首先表示了祝賀,然後提起了馬來西亞的事情,便是一陣兒唉聲歎氣。

現在馬來西亞萬羅宗的勢力,已經被金大管家全都撤了出來。

自從那天葛羽他們逃脫之後,黑魔教像是瘋了一樣,到處緝拿萬羅宗在馬來西亞的人,堂口都被對方滅了好幾個,無奈之下,金大管家才做出了決定,將所有馬來西亞的人馬全都撤了回來,保命要緊。

至於那次跟馬來西亞官方的拚鬥,最後還是陳澤兵勝利了。

將黑魔神請上身的陳澤兵,差點兒將那大伯公的神識斬滅,最後馬來西亞官方又來了兩個頂尖高手,纔看看攔住了陳澤兵發狂,跟他談妥了條件,讓陳澤兵帶著那些黑魔教的人離開了。

以陳澤兵現在的實力,便是馬來西亞官方也不敢輕易招惹。

至於那酒店裡死了那麼多人,最後也是不了了之。

看這種情況,陳澤兵要找葛羽的麻煩,也是遲早的事情。

雖然黑魔教死傷了不少高手,但是並未傷到元氣,隻要有那陳澤兵在,黑魔教就一天都不會消失。

幾天之後,葛羽和黑小色還有鐘錦亮一起離開了薛家藥鋪,小叔也跟著離開了。

一回到江城市,葛羽便跟陳澤珊打了一個電話過去,問她有冇有時間,想跟她見一麵。

一接到葛羽的電話,陳澤珊激動的不行,就算是冇有時間,也肯定也要說有。

二人約定了時間,陳澤珊邀請葛羽去她家裡做客,家裡人也有很久都冇有見到他了。

葛羽直接允諾了下來。

當天下午,葛羽連跟蘇曼青合租的那個房子都冇有去,便直奔到了陳澤珊的家裡。

來到陳澤珊家門口的時候,葛羽下了出租車,就看到陳澤珊已經站在門口等著自己。

除了陳澤珊之外,門口還停了一輛豪車。

在陳澤珊的身邊,還站著幾個人,好像跟陳澤珊在說著什麼。

陳澤珊目光一轉,就看到了葛羽,臉上頓時現出了欣喜之色,直接朝著葛羽這邊奔了過來。

二話不說,上去就一把抱住了葛羽:“羽哥,好久不見。”

葛羽推開了陳澤珊,笑著說道:“是啊,好久不見,所以這次過來看看你。”

二人正說著,之前跟陳澤珊聊天的那個人突然走了過來,他身後還跟著兩個壯漢,那人看上去三十歲左右,衣服十分考究,不知道是哪裡的富家公子。

那人充滿敵意的看了一眼葛羽,然後跟陳澤珊說道:“陳總,你不跟我約會,就是為了等這個人?”

“張總,你不用再糾纏我了,我有男朋友的,就是他。”陳澤珊笑眯眯的看著葛羽。

葛羽無奈,又拿自己背鍋。

那人仔細打量了一眼葛羽,說道:“就這人?明顯一個窮光蛋,你也能看的上?”張總衣服瞧不起人的樣子。

葛羽冇有心思跟眼前這人扯皮,而他也瞧了出來,這人就是陳澤珊的追求者之一。

“滾。”葛羽朝著那人不煩的吐出了一個字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