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言情小說 >  晏南柯宮祀絕 >   第1699章

-

紅媱瞳孔略微收縮。

她想說不知道,然而剛冒出這種違背命令的想法,就感覺頭腦一陣劇痛。

頃刻間讓她大汗淋漓。

她喘著氣,聲音有些虛弱:“我猜,他也許是去了天毒山的後山。”

晏南柯若有所思:“他去後山做什麼?”

風池那種人,絕對不是輕易就可以被人掌控的。

想必這妖女想要控製他,還需要付出不小的代價。

紅媱咳嗽了兩聲,臉色有些蒼白,“他這條命是我撿回來的,我用長生蠱為他續命,答應他隻要和我成親就保他性命無憂,而後山就是我天毒山的祖地,那裡有長生蠱的存在。”

原來如此。

難怪風池會選擇忠心耿耿的為這妖女賣命,幫著天毒山對付北離國,根本原因居然在這裡。

晏南柯微微眯起雙眼,忽然笑了:“祖地?你帶我過去。”

紅媱仰起頭,不敢置信的看著晏南柯。

祖地是天毒山這麼多年傳承下來的根基,如果斷絕,那麼天毒山也不複存在了。

父親去了東延國,與其君王商討大計,將整座天毒山交給她來搭理,如果他回來看到這樣的天毒山,不知道會有多生氣。

她咬緊牙關,雙眸充血,倔強的抵抗著傀蠱對她帶來的影響。

“不,我不會帶你過去,祖地很重要……”

晏南柯站起身,輕輕拍了拍衣服。

她臉上笑意收斂,眼底劃過一道冷芒。

“那你說,你死了以後,讓阿清來做這個少山主如何?到時候她肯定會願意帶我進入你們這所謂的祖地。”

紅媱猛的瞪大雙眼,瞠目欲裂:“不行!”

劇烈的痛苦讓她臉上的表情都有些扭曲。

她將自己的牙齒咬的咯吱作響,好像隨時能夠咬碎。

晏南柯再次開口:“帶路。”

紅媱嘴角流出一抹血痕,意識都開始有些不清醒了。

她聽到晏南柯的命令,身體不受控製的站了起來,將大門推開。

紅媱眼底劃過一抹絕望之色,卻完全冇辦法控製自己的身體,就好像一個傀儡一樣,被人操控著往外走。

這種傳說中的傀蠱,即便是天毒山都不曾有。

她不知道對方究竟是從哪裡得到的這種東西,可怕至極。

晏南柯絲毫冇有憐香惜玉的意思,她依舊穿著那件丫鬟的衣服,跟在對方身後,宮祀絕則是默默走在最後麵保護晏南柯。

紅媱已經穿過了一道長廊。

迎麵幾個下人走了過來。

紅媱好像看到了救星一樣,眼前微微一亮。

然而她到底是小看傀蠱了,張了張嘴,什麼聲音都冇有發出來。

那屬下立刻行禮:“少山主,已經發現了赤家那些人的蹤跡,所有人都去後山尋了。”

晏南柯聽到這話,微微抬了抬下巴。

後山……

阿清他們去那裡做什麼?

紅媱被控製著點了點頭:“我知道了,後山祖地十分重要,你們不可隨意進入,那些人交給我就好,我會帶人將那些人抓起來的。”

“是!”

得到命令,那些下人立刻將少山主的命令通知了出去。

紅媱見狀,徹底放棄了掙紮,整個人如今除了眼神,一切都要聽從晏南柯的命令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