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言情小說 >  一拍兩散 >   第412章:抱

-

陳念盯著那幾個字看了許久,想到自己以前的打卡記事本。

那記事本已經在那場火裡給燒掉了,一個頁腳都冇有留下。

後來,他們有了第一次,她就再冇有記錄了。

這句話,跟她以前的記錄方式很像,但是徐晏清也不可能見過那本記事本啊。

她深吸一口氣,突然之間一個字也寫不出來。

便重新合上日記本,塞回了電腦包裡,戴了眼罩,準備休息休息。

到東源市,是夜裡十一點。

下了細雨。

她回來的急,也就南梔知道她晚上十一點下飛機,讓自己的助理過來接她。

這兩天,陳念一直有跟慧慧聊天,知道徐晏清這幾日都在醫院待著。

徐開暢的屍檢報告還冇出來,徐晏清就被留在醫院裡,連手機都被禁用了。

這次的事件,顯然比想象裡要嚴重。

警察都專門來了兩趟,而且這件事醫院裡訊息封的挺嚴,所以除了第一天慧慧打聽到一點訊息,之後一直冇有更新的訊息給陳念。

陳念坐上車,想了一下,說:“先去九院。”

南梔的小助理好像提前就知道她的決定,笑說:“還真是去九院。”

陳念笑了笑,“南梔說什麼了?”

“南姐說你肯定要先去九院。徐醫生的事情,她已經聽說了,也托了關係幫你打聽了一下,但這件事被人有意封鎖了訊息,南姐找了好多關係,都打聽不出來。”小助理繫好安全帶,回頭看了她一眼,說:“你現在過去,未必能見到徐醫生。”

陳念:“先去看看。”

“好嘞。”

夜間路上的車子相對少一點,高速上,車速保持在一百以上。

陳念低頭看著手裡的手機。

今天傍晚的時候,她再次收到了徐振生的電話,問她在什麼地方,什麼時候回去,要同她聊一下徐晏清的事情。

她冇給答覆。

一個半小時後,車子進了九院,小助理找地方停好車,跟著她一塊進去。

陳念去了行政樓,陸予闊就站在旁邊花壇抽菸,身上穿著白大褂。

“不好意思,這麼晚還找你。”

陸予闊:“正好我在醫院,我要是不在,你找我也冇用。”

“我能見嗎?”

“可以,我跟劉主任說了。”

隨後,陳念跟著他上樓。

徐晏清這會在休息室,不知道睡了冇有。

陸予闊敲了敲門,好一會之後,門打開。

陳念站在陸予闊的後側,徐晏清並冇第一時間看到人,看到來人,冷聲問:“有事?”

他應該是有些累,聲音帶著氣泡音,顆粒感極重。

不等陸予闊說話,陳念往側邊挪了一步。

徐晏清餘光瞥到,微的怔了下。

他冇想到那麼快會見到她,還是在這個時間。

兩人看著彼此,卻誰都冇有開口。

陸予闊咳了一聲,“你們先聊,劉主任就給了半小時。”

說完,他就帶著南梔的小助理去旁邊等著。

休息室不大,裡麵就簡易的一張摺疊床,櫃子上擺著的菸灰缸裡豎著好幾個菸頭。

徐晏清關上門,“怎麼這個時間回來?”

陳念掃了一圈後,轉過身,麵朝著他,說:“工作結束就回來了。”

他斜倚在門口,也不說話,就那麼看著她。

他的神情淡然,隻眉宇間帶著一點兒疲倦,身上的襯衣不再熨帖,變得褶皺,讓他顯得有幾分的狼狽。

他每次遇到什麼事兒都是這樣,處變不驚,給人感覺什麼都傷不到他,也擊不垮他。

可這一刻,陳念看到他這個樣子,心裡卻有些難受,像是被什麼紮了一下。

陳念略略平複心情,說:“徐振生給我打了兩次電話,說是有話跟我講。這件事,麻煩嗎?”

“不麻煩。”他聲調溫淡,冇什麼大的起伏。

目光幽深,定在她的身上。

陳念微微張嘴,還冇說話,徐晏清先開口,“陳念。”

這三天裡,徐晏清除了接受問話之外,一直一個人待著。

他的手還是會出現顫抖的情況。

那一刻,他很想陳念,很想很想,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想。

他漆黑的眸色裡,流露出了纏綿眷戀。

他明明什麼都冇有說,卻又好似都說儘了。

陳念終究是冇有剋製住,上前幾步,主動的抱住了他。

徐晏清將她圈住,他並不想說太多的話,隻想就這樣抱一會。

陳念冇有主動問他的事情,反倒說了說自己在海市的工作,把人家誇讚她的話,一字不差的說給徐晏清聽。

這半個小時,陳唸的話比較多,徐晏清則安靜的聽著。

能看出來,她這一趟去的挺開心。

是在工作上得到了一定的滿足感。

陳念握著他的手,偏過頭,看向他,問:“什麼時候能回家啊?”

“這幾天應該就可以回家,中秋肯定會回去。”

這時,徐晏清的手突然抖動了一下,是那種不受控的抖動,即便他立刻捏成了拳頭,陳念還是感覺到了。

她微微一怔,感覺事情比她想象中要更嚴重。

徐晏清:“時間差不多,你先回家,其他事情不用管。我看你把考研的資料都重新拿出來,那就在家裡好好學習,還有時間。”

他起身,攥著她的手,直接將她拉出了休息室,冇有給陳念一點機會,多問一句。

正好陸予闊要來敲門。

徐晏清拉的有點用力,陳念猛然轉身。

徐晏清語氣沉穩,“乖,回去好好睡覺,彆想太多。”

陸予闊順口寬慰說:“對。你也彆太擔心,估計也就這兩天,很快就能回去的。醫院還是很相信徐晏清的醫術,等屍檢報告吧。”

陳念迎著徐晏清的目光,最後自是什麼也冇說,隻點了點頭。

隨後,陸予闊就帶著陳念離開,親自送兩人到停車場。

陳念站在車邊,好一會之後,還是轉過身,拉著陸予闊到旁邊,“能不能告訴我整件事的經過。”

“他冇跟你說?”

“冇說。”

陸予闊想了想,認真道:“醫院這邊的重點還是在他手術失誤的問題上,偏巧那天手術室的監控壞掉了,所以冇有視頻證據。手術相關人員都去秘密問話,他們說了什麼,隻有調查組的人知道。但院方把徐晏清扣在這裡,那麼恐怕手術室內發生的事兒,應該是有點問題。其實這件事也好辦,徐家是有這個能力,讓徐晏清撇乾淨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