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李浮香站在白燕樓的門口。

從故鄉三番道走到京城,攜一對兒女,她足足走了三個半月,從夏走到秋,一路餐風露宿,境況淒涼。若不是遇上好心的商隊接濟,載了他們一程,恐怕他們娘仨早就餓死在荒郊野外了。

如今盤纏耗儘,進城便要乞討。

李浮香麵子薄,站在白燕樓門口許久,有些難以啟齒。

她其實也曾是讀書人家的女兒,習得禮義廉恥,能看書識字,知道君子不是嗟來之食。說來慚愧,她有手有腳,確實不該張口討要。

可兩個孩子饑腸轆轆,已經容不得她找份工作,賺錢換取口糧。

這個酒樓看起來金碧輝煌,李浮香生出些怯意——還是去前麵討兩個肉包子吧。

這樣想著,她拉著不想挪動的兒女,費力往前走。

這時候,一個容貌姣好的女孩從樓內跑出來:“這位姑娘請留步!”

李浮香一時不知道是在叫自己,仍然拉著孩子往前走。

於嫻嫻連忙急急地跑到她麵前:“姑娘!”

李浮香嚇一跳,對於突然出現在麵前的陌生人帶著些應有的警惕:“你是……在叫我?”

於嫻嫻發揮自己所長,笑得親和力滿滿:“姑娘,你莫怕,我叫於嫻嫻,是遠平王府的人,你在京城一問便知。”

李浮香聽到王府的名頭,更緊張了。

於嫻嫻說:“我隻是見姑娘一個人帶兩個孩子,麵黃肌瘦的,想必需要幫忙,你且彆走,我夫君已經在準備食物了。”

說著,打包了糕點的龍卿已經從樓內走出來。

路人見是他們二人,都露出恭敬的神色,遠遠讓開了些空間。

李浮香很聰明,很快從路人的反應中看出眼前的二人確實在京城中頗有名望。她大著膽子打量起對方,這一看卻是心驚——世上竟有如此好看的人兒?莫不是讓她遇上天仙下凡了?

於嫻嫻把龍卿遞來的油紙包打開,裡麵的糕點模樣精美,她將糕點遞到孩子麵前:“餓不餓?姐姐請你們吃好吃的。”

男孩還女孩都很明顯地嚥了一下口水,可孃親冇有發話,他們竟然都忍著冇有伸手。

李浮香回過神來,對孩子說:“吃吧。”

孩子們來不及道謝,一人拿了一塊糕點,狼吞虎嚥。

“慢點吃。”於嫻嫻見這麼乾吃也不是個辦法,就說:“姑娘若是不嫌棄,要不要上樓坐坐?也好給孩子們弄點水喝。”

李浮香哪有什麼嫌棄的份,半是感恩,半是警惕的隨他們上了樓。

於嫻嫻叫小二上了許多肉食,給孩子們解饞。又點了好茶,熱心招待著。

麵對一桌子的美食,李浮香也顧不得許多,跟孩子們一起吃起來。娘仨隻是最開始吃得急,待填飽了幾分肚子,就顯得斯文多了。

兩個孩子還會互相謙讓雞腿,看得出平時的家教很好。

於嫻嫻狀似無意地問:“你們是外地人吧?來京城做什麼呢?”

李浮香剛剛放下的戒心,又很快提起來。

於嫻嫻說:“哦,若是姑娘不願意說便罷,人人都有苦衷。我與夫君還有事,就不打擾你們了。”

她說著站起來,解了腰間的錢袋子:“這些錢你們拿著。”

李浮香立刻推拒起來:“使不得!”

於嫻嫻:“算是借給你的。我說過了,我住在遠平王府,若是你有錢了打算還錢,就到遠平王府找我。”

說完,不容對方拒絕,拉著龍卿離開了。

李浮香捧著沉甸甸的錢袋子,望著兩個離開的人影久久出神,直到淚水模糊了視線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