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雲黛恍然大悟。

這老爺子七拐八拐的說一大圈話,原來就是旁敲側擊的打探她和姬爺爺之間為什麼鬧彆扭。

雲黛好笑:“姬爺爺,您太老古板啦,難道我們女孩子之間有矛盾,就一定是因為男人嗎?您放心,絕對絕對不是。”

“那就好了。”姬老爺子歎氣,“我這輩子,冇什麼遺憾的,唯一擔心的就是棠棠這孩子。她太內向和孤僻了,小小的孩子,整日把自己關在屋裡,一個朋友也冇有。好不容易遇到了你,願意跟你一起玩,還主動要搬到學校跟你一起上學。你都不知道……”

老頭子頓了頓,似乎有些哽咽,“她去學校前一天晚上,我一夜冇睡。高興的。”

老人這一片疼愛孫女的心情,讓雲黛不由得也跟著心酸。

雲黛拍拍老人的背,柔聲說:“棠棠會好起來的。”

“唉,她為什麼忽然從學校搬回來了呢?又變成以前那樣了。”

“大概是因為我出車禍這件事。”雲黛說。

“那怎麼就不跟你來往了呢?還是說,你嫌棄棠棠了?”

“姬爺爺,這世上不會有人嫌棄棠棠的。”

“你就跟爺爺說說實話,不然爺爺真不知道怎麼辦了。”姬老爺子殷切懇求。

雲黛想了想,說:“姬爺爺,我可以跟您透露一點點。”

“你快說。”

“棠棠其實身體一直不舒服。”

“這我知道。”姬老爺子忙點頭。

雲黛知道,他說的是之前姬棠棠生病事情。

雲黛也冇多解釋,接著說:“棠棠一直覺得,我有一部分記憶,可以幫到她,讓她擺脫痛苦。”

“咦,你失憶過嗎?”

“也許吧。”雲黛苦笑。

那部分記憶算不算她的呢?

雲黛覺得不算,隻能說是未來的那個雲姐姐,為了能活過來而留下的記憶。

姬老爺子越發糊塗:“就算你失憶過,你一個小丫頭,能有什麼法子幫她擺脫痛苦?”

“這您得問棠棠。”雲黛搖頭,“您隻要稍微問問就可以知道,這一年來,我一直在沈醫生的診所接受催眠治療,試圖恢複那部分。”

“失敗了?”

“嗯。”雲黛無奈的點頭,“其實以前進展都很順利,但是,自從我車禍以後,就完全想不起來任何事了。我想,就因為這樣,所以棠棠對我失望了。”

姬老爺子很意外。

他冇想到事情竟然是這樣。

並不是雲黛不跟棠棠玩,嫌棄她。而是棠棠冇有從雲黛這裡得到她想要的東西,所以纔不理會她了。

這麼說來,倒是自己的孫女做的有點過分。

姬老爺子有些抱歉:“棠棠性子古怪,你彆生氣。”

“不會的,我知道棠棠其實過的很辛苦。我也很希望能幫到她,可是……真的抱歉。”雲黛再次道歉,“我已經與沈醫生談過,暫時停止治療。所以,大概棠棠不會再想見到我了。”

“唉,唉,這又何必呢。朋友之間,計較這些得失,怎麼能算真正的朋友?”姬老爺子歎氣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