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戰雲歸被星星兩兄妹拉著在餐桌前坐下,原本冷清的包廂裡,瞬間就熱鬨了起來。

戰雲驍的眼神像刀子一樣不停的往戰雲歸身上戳,用眼神質問他究竟是怎麼回事,為什麼星星和崽崽會把他認成了爹地?

戰雲歸也很絕望,自己隻是在包廂裡打個遊戲而已,不知道怎麼回事,就變成了現在這樣一種局麵。

星星看著對麵和戰雲驍坐在一起的顧朝慕,嘟著嘴不滿的道:“媽咪,你怎麼坐那麼遠?我們纔是一家人,你應該過來和爹地坐一起啊。”

這話說的,戰雲歸差點冇從椅子上蹦起來。

小星星,你這是想把叔直接送走啊。

戰雲驍的臉色更是陰沉的風雨欲來,他的星星寶貝竟然說自己和她不是一家人!

該死的戰雲歸,讓你看個衣服,竟然敢冒認我的身份,搶我孩子,還想搶我老婆!

還不等他發火,戰雲驍眼角餘光就看到坐在身邊的顧朝慕竟然真的站了起來,準備丟下自己坐過去!

他醋罈子頓時炸了,一把抓住顧朝慕的手,“不許去!”

顧朝慕歉意的看了他一眼,用力把手抽了回來,朝桌子另一邊走去。

崽崽立刻讓開位置,讓顧朝慕在戰雲歸身邊坐下。

星星看著一臉怒火的戰雲驍,語重心長的批評道:“戰叔叔,你作為媽咪的備胎男朋友,是不能隨便吃我爹地這個正牌老公的醋的,再說了你和我爹地還是親兄弟,更應該和平共處,一起對我媽咪好讓她開心纔對啊,淡定。”

戰雲驍:“……”

戰雲歸:“……”這是什麼虎狼之詞?

顧朝慕坐下後,轉頭看著戰雲歸,苦笑道:“雲歸,我冇想到竟然會是你,你瞞的我好苦。”

戰雲歸也想為自己掬一把辛酸淚,嫂子,其實我心裡也苦哇。

顧朝慕說完那句,就一直目不轉睛的看著戰雲歸,看得戰雲歸心驚膽戰,後背發涼。

嫂子求你不要再這麼看著我了,我還想多活兩年,你看看我哥吧,我哥眼睛都要噴火了。

戰雲驍見顧朝慕眼裡隻有戰雲歸一個人,心中醋意翻騰,忍無可忍的開口:“這究竟是怎麼回事?”

顧朝慕這纔回過神,轉頭看向戰雲驍,“他就是我要介紹給你認識的人,他是……”

一旁的崽崽流利介麵,“是我們的爹地。”

“對!我最愛的爹地!”星星一把抱住戰雲歸的手臂蹭啊蹭,眼中充滿了依賴。

戰雲驍的醋罈子瞬間炸了一串,恨不得把戰雲歸被星星抱住的那隻手給剁了。

戰雲歸欲哭無淚,自己這是造了什麼孽啊,要攤上這種修羅場。

顧朝慕看著臉色鐵青的戰雲驍,在心裡冷哼了一聲,都到這種地步了,這狗男人居然還死扛著不想承認!

她暗暗握緊了拳頭,決定再下一劑猛藥。

於是顧朝慕露出一個自嘲的苦笑,道:“戰雲驍,抱歉,這件事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跟你解釋纔好,大概真的是天意弄人……我想我們以後還是不要再聯絡了,我還有事,再見。”

說完,她一把抓住戰雲歸的手,拉著他就打算往外走。

戰雲驍聽到不再聯絡幾個字,一瞬間,什麼理智,什麼顧慮全冇了,猛地站起身:“站住!”

“不是戰雲歸,是我,戴著麵具和你在一起的人,一直是我!”-